[精讚] [會員登入]
414

高捷少女:耐耐的新年驚喜③

即使如此,夫人仍然每年都會問老爺是否能空出一週時間,但總是被回絕,除了前年以外。老爺答應夫人一定會排出空檔,他們在去年的二十三日前往澳洲。」耐耐嘆了口氣。「那一天的晚上,我打電話給媽媽時,她很高興地告

分享此文連結 //n.sfs.tw/12492

分享連結 高捷少女:耐耐的新年驚喜③@小編過路君子
(文章歡迎轉載,務必尊重版權註明連結來源)
2020-04-02 23:36:58 最後編修
2018-07-04 11:58:31 By 過路君子
 

(續上集)(上集傳送門)

管家拉了一張椅子到茶几旁,並坐了下來。少女們也一齊坐到沙發上,婕兒握住耐耐的手。

「四月二十七日,是老爺和夫人的結婚紀念日。」管家爺爺說道:「在前年的十月,夫人就排開所有工作上的行程,開始策畫要在去年的紀念日,和老爺一起去加拿大旅遊一個禮拜。

「老爺雖然那一週有其他行程,但也答應了夫人會把所有事情排開,挪出一個禮拜的時間。」

艾米眨眨眼。「管家爺爺,伯父跟伯母在那次旅行之前,有多久沒見面了?」

「五年。」管家說:「老爺跟夫人每個月都要在國際往返,在他們剛結婚的前幾年,每年的結婚紀念日都會出國旅遊,直到耐耐小姐滿三歲那年就沒有了。因為老爺在那一年生意規模擴大許多,每天連三餐時間也是一邊用餐一邊處理外務,自然沒有時間旅遊。

「即使如此,夫人仍然每年都會問老爺是否能空出一週時間,但總是被回絕,除了前年以外。老爺答應夫人一定會排出空檔,他們在去年的二十三日前往澳洲。」

耐耐嘆了口氣。「那一天的晚上,我打電話給媽媽時,她很高興地告訴我他們在澳洲發生的事,誰知道……」說到這裡,她的眼眶又紅了,婕兒趕緊抱住她。

「管家爺爺,那次的旅遊跟伯父伯母離異有關係嗎?」小穹問。

「老爺跟夫人去旅行時,我們每天都會打電話去關注他們的情況。前三天老爺跟夫人都玩得很高興,夫人也傳了不少他們的照片過來,不過就在第四天早上,老爺因為一件非常要緊的工作,提前離開了澳洲,據說老爺離開時是澳洲的凌晨四點,夫人是醒來後看到老爺的信才知道的。

「夫人看完信以後非常生氣,便終止了之後的行程,當天就飛到南非去找老爺。」

「伯父談生意談到南非嗎?」艾米問。

「是啊,老爺和一位開普敦的鑽石公司總理簽了一筆合約。」

耐耐忽然抬起頭。「管家爺爺,那筆交易讓爸爸的公司收益增加了多少?」

管家想了一下。「簽完後那家公司給老爺的第一筆進駐金是七百萬。」

「什麼?!」耐耐大驚失色。「為了這麼小的生意取消紀念旅行,這樣媽媽當然會生氣呀。」

「七百萬算小生意嗎?我不知道要賺幾年才賺得到耶。」小穹小聲地對艾米說。

「是的,夫人到南非以後便開始和老爺發生爭執,當時的我還在台灣,不過聽他們二位的秘書所說,他們接下來的三個月,除了工作以外的時間都在打電話吵架,情況隨著時間只有逐漸僵化的趨勢。

「就在七個月前,夫人向法院提出離婚申請,老爺也同意了。但是老爺跟夫人的掛名財產太多了,讓這起離婚案的程序非常繁瑣,到現在都還沒通過。」

「也就是說,伯父跟伯母其實還沒離婚囉?」婕兒說:「耐耐妳聽到了嗎?說不定還有挽回的希望喔。」

管家爺爺繼續說:「法官最後採取的判決是,老爺跟夫人必須分居整整一年且沒有任何聯絡,離婚協議才算生效。當初老爺說過,要等到生效過後才會告訴大小姐。」說到最後一句時,管家爺爺低下了頭。

「的確。」耐耐暗想:「這幾個月每次我打電話給爸爸媽媽,他們都沒有提到,而我根本沒有想到會發生這種事,所以他們才一直瞞著我。更何況爸爸跟媽媽本來就很少見面,分居一年很容易就達成了……」

倏地間,她想到一件事,立刻站了起來。「管家爺爺。」她說:「媽媽現在住在後院的小木屋,對不對?」

管家爺爺一驚,然後艱難地點點頭。

艾米莉亞突然睜大眼睛。

「原來如此。」小穹說:「伯母怕親自看到耐耐會露餡,所以才會住在那裡,園丁叔叔才會告訴我們後院在施工,是為了不被我們發現。」

「我要去找她。」耐耐說完走向門口。

管家趕緊起身,攔在門口前面。「大小姐,夫人一直不知道該如何告訴您,您這樣來勢洶洶地去質問她,她一定會很傷心的。」

耐耐堅決地看著他,最後,她嘆了口氣。「在小的時候,我就隱約感覺到,爸爸媽媽的感情,不像其他學校同學的父母那麼親密。我沒有辦法干涉他們的感情,如果離婚真的能讓他們彼此都比較快樂,那我也不會為這件事生氣。

「可是,真正不應該的是,他們居然過這麼久了都不告訴我,我們是一家人。就算無法改變爸爸媽媽的決定,我也要知道他們真正的想法。我不會對媽媽情緒化的,只會問她詳細的事情經過。」

管家爺爺聽完,露出了無奈的表情。最後,他退到一旁。

「耐耐,」艾米叫住她。「看到伯母以後,不管妳要說什麼,出口之前一定要再三考慮,知道嗎?」

「嗯。」耐耐點一下頭,然後奔離這裡。

「管家先生,伯父應該還不知道伯母的狀況吧?」艾米說。

管家爺爺不解地看著她,最後,他恍然大悟。「您已經發現了嗎?」

「是啊,我想到昨天的事,就隱約猜到了。」

「艾米,妳猜到什麼事?」小穹問。

艾米說道:「伯母會住在後院的小木屋,要躲耐耐只是其中一個原因。妳們想想看,如果伯母真的要躲耐耐,她大可搬到別的城市或別的國家,為什麼還要躲在這裡?

「小穹,妳想一下昨天做蛋糕時,妳在櫥櫃裡發現了什麼?」

─────

「麻煩您了,園丁叔叔。」耐耐說道,她和園丁站在小木屋的門外,周圍是鐵皮跟黃布條。

園丁的臉色蒼白不已,他將鑰匙插入門把,將門打開,耐耐走了進去。

這棟小木屋原本是倉庫,在耐耐小時候,她和同學一起動手整理這裡,把這裡變成了遊戲室,儘管很久沒來了,耐耐仍然對這裡的一切瞭如指掌。她來到其中一扇門前,輕輕敲了敲門。

「誰?」一個婦女的聲音說道。

耐耐心一糾,她很久沒親耳聽到媽媽的聲音了。「媽,是我。」

沉默。

「大小姐?!」另外一個年輕女性的聲音驚慌失措地說,耐耐記得她是媽媽的貼身女僕。「您怎麼會……是誰告訴妳的?」

「是我自己發現的。」耐耐說:「請開門,我要跟媽媽說說話。」

「咦?可是……」

「開門吧。」媽媽的聲音說道,她聽起來有些疲倦。「既然妳已經知道了,我想我也不可能在這裡躲一輩子。不過耐耐,希望妳答應我一件事。」

「什麼事?」

「不管接下來妳看到了什麼,都不能告訴妳爸爸。」

「……好。」

門打開了,耐耐跟滿臉擔憂的女僕點一下頭,然後走進房間。這裡被改裝成可以住的雅房,有床、桌子跟各種家具。

媽媽就坐在床上,看著耐耐。她的雙眼是跟耐耐一樣的紅色,蘊藏著無法理解的思緒。

耐耐看到她的一剎那,腦袋就死機了。

──艾米剛剛對我的叮嚀,原來是這個意思。

──我真是笨,仔細一想,媽媽跟爸爸的旅遊是在去年四月底,那是他們最後一次在一起生活,距離現在已經有九個月多了。

高貴的氣質跟秀雅的臉龐,讓媽媽看起來絲毫不向年過半百的婦女,這也是耐耐心中熟悉的媽媽,她的臉跟神態即使許久不見也未曾改變。不過她隆起的腹部,還有散落在桌上的保健食品,讓耐耐眼中的媽媽,一時之間有種說不出的陌生。

「扶我起來吧,耐耐。」身懷六甲的媽媽挪了一下身子,將腳伸到床下。「我想妳的朋友也已經知道我在這裡了,還有我跟你爸的事。不過我還是要和她們打聲招呼才說得過去。」

耐耐的媽媽端起杯子,優雅地啜飲熱騰騰的花茶,少女們坐在另一邊的長沙發上,她們的手上也端著茶杯,不過沒有人喝。

「這就是伯母躲在後院的原因啊。」小穹看著伯母的肚子,心想道:「如果這個時候到別的城市或外國,長距離的移動對孕婦而言確實不太安全。」

「沒想到耐耐的媽媽竟然懷孕了,如果伯父知道這件事,不知道會怎麼想……」婕兒心想。

「耐耐的媽媽應該已經五十歲了吧?不過……」艾米朝伯母的臉望了一眼,在心中搖搖頭。「真是太不可思議了,看起來就像三十幾歲的熟女一樣。如果跟耐耐一起出門,一定會被誤認成姊妹。」

伯母有著跟耐耐一樣纓紅的眼眸,如波浪般濃密的鬈髮與高貴柔和的五官,即使穿著孕婦裝也絲毫不減風韻。如果不是現場氣氛太過尷尬,艾米真想想向伯母討教保養祕訣。

「夫人,我處理好了。」伯母的女僕匆匆進入客廳,她的手上拿著三個紅包袋。

伯母接過紅包袋,搖搖晃晃地試圖站起。

「媽,妳還是不要站起來吧。」耐耐走上前扶住她。

「……好,妳幫我拿給妳的朋友吧。」伯母說,耐耐把紅包袋分給另外三位少女。

「小穹、艾米莉亞、婕兒,耐耐常跟我提起妳們三位。」伯母優雅地微笑。「因為我們家的一些狀況,我現在才能見到妳們,真是不好意思。希望妳們這個過年能在這裡玩得盡興。」

「謝謝伯母。」三位少女一齊說道。小穹拿到紅包時手抖了一下,她從來沒拿過那麼厚的壓歲錢,簡直快把紅包袋撐破了。

伯母再度端起茶杯,卻在喝之前身軀一震,杯子跟碟子一起摔到地上。她抱住肚子,眉頭揪成一團。

「媽!」耐耐趕緊摟住她,少女們也起身。

「……我不要緊,只要休息一下就好了。」耐耐的媽媽臉色發白,額間冒出汗珠。

看著大腹便便的媽媽,耐耐打定主意。「我去找找看有沒有其他保健食品,媽妳等我一下。」

她打算走出客廳,卻被媽媽一把拉住。「妳想打電話給妳爸爸,對不對?」

耐耐嚇了一跳。

「要猜到妳的想法,對媽媽我來說太容易了。」媽媽嘆氣。「妳爸爸現在一定有很重要的生意要談,還是不要煩他好了。」

「媽!」耐耐心頭微慍。「這樣講太過分了,爸爸才不是這種人,其實他心裡還是很關心我們的。」

「妳確定嗎?」媽媽看著她。「一個在幾年一次的旅行中不告而別的人,真的會打從心底關心自己的家人嗎?」

耐耐一時語塞,她知道媽媽是在說氣話,但她竟然不知道該從何反駁。

「耐耐,妳還記不記得,妳小學時候的家長觀摩日,代表妳的家長去學校的是誰?」

「……是管家爺爺。」

「每一個學期的家長觀摩日,我都打算親自出席,或是讓妳爸爸去,但是他總是反對。」媽媽說:「妳讀小學時,是我們的接洽的生意最頻繁的時候,我跟他每天都至少要開三次會,他總是告訴我不要為了只有半天的觀摩日回臺灣。」

耐耐抿住嘴唇。爸爸媽媽很少參與她的學生生涯,她早就習慣了,但聽媽媽這麼一講,她突然覺得心頭一酸。

「他總是說,現在多拚個幾年,等到我們退休之後,就可以一家人住在一起了。」媽媽說:「我們現在的收入,就算提前退休,也完全不用擔心生活的問題,但是我們的女兒最需要家人的童年,他卻全部花在自己的生意上面。

「耐耐,一直以來我都覺得很抱歉,沒有辦法像正常的媽媽一樣看著妳長大。不過從今以後,我一定會跟妳妹妹好好陪在妳身邊,我保證。」她握住耐耐的手,另一隻手按在肚子上。

「媽……我……」耐耐講到一半就因為鼻酸而說不下去了,她按住泛淚的眼眶,默默地低下頭。

「伯母,不好意思……」艾米遲疑了好一陣子才開口。「雖然我不應該干涉妳們家的事情,可是……如果您跟伯父提出申請時還沒發現您已經懷孕了,那代表法院現在也不知道,對不對?

「懷有身孕的婦女提出離婚申請,據我所知會比普通的夫妻離婚需要更多程序,這樣子真的可行嗎?」

「的確,那個人跟法院都不知道,我也叫這裡的人不准告訴他。」耐耐的媽媽說:「雖然我已經不愛他了,不過我還是會盡一個母親的義務,好好把耐耐的妹妹養大的,就算他不知道有這個孩子也一樣。」她撫摸著肚子,原本疲憊的神情舒緩不少。「耐耐,妳爸爸有自己的人生,如果他真的無法在家人跟事業之間取捨的話,還是不要讓他知道得好。」

─────

「由於過年返鄉人潮眾多,近期多處縣市的公路皆發生車禍,警方也已派更多員警協助交通……嗶!」

婕兒關掉電視,讓客廳陷入寂靜,她知道三位朋友也沒有心情聽新聞講什麼。

伯母已經到另外一間寢室休息了,她現在的作息時間跟常人大不相同,白天也需要大量的休息時間。臨走前伯母要耐耐帶朋友們出去玩,不用擔心她的狀況,不過大家都沒有那個心情。

「太荒謬了。」小穹突然開口。

艾米看著她。

「不管伯母怎麼想的,伯父都有權利知道他有一個新的孩子這件事。」小穹繼續說:「就算只以法律的觀點來看,這種事情都是不應該隱瞞的。」

耐耐的眼神閃爍了幾下,然後用手按住眼眶,少女們看她即將爆炸,趕緊將手帕遞給她。

「對不起啦,耐耐。」小穹著急地拍她的背。

耐耐擦擦眼淚。「其實媽媽剛才說的是氣話,爸爸才不是那麼無情的人呢。如果他知道媽媽懷孕了,說什麼都一定會跟她和解的。」

「既然如此,妳還是趁現在跟伯父說吧,現在伯母在別的房間,聽不到這兒的。」婕兒提議。

耐耐搖搖頭。「要是爸爸聯絡了媽媽,說不定又要吵架,現在的媽媽情緒激動的話會很危險。」她說:「而且……我開始有點認同媽媽的話了。」

不會吧?艾米心想,她懷疑地看著耐耐。

「我原本以為媽媽不夠諒解爸爸,可是我錯了,媽媽是考慮到爸爸的取捨才提出離婚的。」耐耐說:「不管接下來要怎麼辦,都只能等媽媽生產完以後再說了。」說到這裡,耐耐抽抽鼻子,淚水又在眼眶中滾動。

「不要哭了嘛,耐耐……唔……」小穹安慰到一半就被婕兒摀住嘴。

「想哭就大聲哭出來吧,耐耐。」婕兒說完把耐耐的臉埋進懷裡。

耐耐啜泣起來,眼淚沾濕了婕兒的襯衫。

「其實……我不告訴你們……我家的事……才不是因為……想保持低調什麼的……」耐耐邊哭邊說:「我只是……不想讓人知道……我小時候沒有爸爸媽媽陪而已……」

她說完這句話時,婕兒、小穹跟艾米也哭了。

─────

「啊!!」耐耐的媽媽尖叫,她按住肚子,臉頰由紅轉白。

「夫人?夫人!」女僕驚駭地看著她,她剛剛明明還在睡覺。

「我感覺……不會錯……」耐耐的媽媽艱難地說,如今的她滿頭大汗。「快……快聯絡醫院!」

醫生說生產日期還要半個月,為什麼……女僕心中思緒翻騰,但她還是拿出手機,撥打婦產科的電話。

(未完待續)(下集傳送門)

 

原作者:時零宇宙 更多介紹

整合串往這裡走~雙擊下面的圖片!

END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高捷少女:購票大作戰③  歐巴桑露出懷疑的表情。「怎麼了,您跟夏尼爾小姐不是朋友嗎?只要打電話確認就好了,不是嗎?」「是……是這樣沒錯……可是……」小穹支支吾吾地說。我的確是潔西塔的朋友,但

小穹‧動畫化‧體驗記⑤ 五天後  「準備好了嗎?各位?」蕾蕾戴上耳機,朝錄音工作室的眾人問道。 所有人一致點頭。 終於要開始了,小穹心想。她和少女們

高捷少女:地下城的探險少女④ 耐耐突然抖了一下。「妳們聽到了嗎?」她說。「聽到什麼?」婕兒問。「那個腳步聲啊!」耐耐嚥了一下喉嚨,覺得有些害怕。「有一陣腳步聲經過,很小聲,但我還是聽到了。』「妳聽錯了吧……等等!」婕兒使終維持著將

艾米莉亞和高捷戀旅3 後記 後記 本篇中所說的佛心機台是真的有 這兩顆

高捷少女:美麗島的守護者⑤  雖然暫時不用怕牠們了,可是一直躲在這裡終究不是辦法,小雅心想。她看看四周,這間更衣室沒有窗戶或後門,她不禁著急起來,不可能一直躲在這裡面,但從門出去只會被群貓圍攻而已。小雅低下頭苦思該怎麼辦,過了不

高捷少女:購票大作戰(終) 完了。 這下真的完了! 艾米腦內所有的思考中樞,同時發出了淒厲的吶喊。完蛋啦!這下真的被揭穿了啦!! 「那……那是因為……」艾米結結巴巴的說:「因為……

我有話要說

>>

限制:留言最高字數1000字。 限制:未登入訪客,每則留言間隔需超過10分鐘,每日最多5則留言。

訪客留言

[無留言]

隨機好文

高捷少女:地下城的探險少女(終)  小穹眨眨眼睛,然後說了出來。「其實,從剛剛開始,我就在想了……是在看過這本日記之後。」她拿出日記。「我想……我們尋找寶藏的想法,是不是真的正確的?」「怎麼說呢?」耐耐好奇地問。「這個埋藏寶藏的人,在

高捷少女:耐耐的新年驚喜(終) 他的話說到一半,便被一陣響亮的哭聲打住了,是從產房中的傳來的。聽起來就像嬰兒的哭聲。 婕兒、小穹跟艾米也被哭聲吵醒,婕兒揉揉眼睛,看向呆若木雞的耐耐父女。「剛剛的聲音,該不會是……」

艾米莉亞和高捷戀旅3① 「既然艾米莉亞小姐也來了,就把那個拿出來吧。」美麗島捷運商店的負責人說完,一名工作人員推著一個大箱子進入辦公室。他將箱子打開,將裡面的東西抬出來。艾米張大嘴巴

【歌評】過去の花 過去的花 ~ Fairy of Flower 彼岸花(higan bana),就是歌曲名中所指的花,而彼岸花又有「地獄花jigoku bana」的別稱,請注意,蓮台野的周圍可是長滿彼岸花呢!

【歌評】蓮台野夜行 - 夜のデンデラ野を逝く 走在夜晚的蓮台野 墳場,總是瀰漫著死亡的氣氛,但是,稍微的來探險一下應該是沒關係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