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讚] [會員登入]
423

高捷少女:地下城的探險少女④

耐耐突然抖了一下。「妳們聽到了嗎?」她說。「聽到什麼?」婕兒問。「那個腳步聲啊!」耐耐嚥了一下喉嚨,覺得有些害怕。「有一陣腳步聲經過,很小聲,但我還是聽到了。』「妳聽錯了吧……等等!」婕兒使終維持著將

分享此文連結 //n.sfs.tw/12413

分享連結 高捷少女:地下城的探險少女④@小編過路君子
(文章歡迎轉載,務必尊重版權註明連結來源)
2020-04-02 14:23:31 最後編修
2018-06-02 17:36:15 By 過路君子
 

(續上集)(上集傳送門)

「如果……拉右邊的桿子……為了防盜的鐵球就會跑出來……把小偷壓死……」小穹一邊氣喘吁吁地奔跑,一邊問道:「婕兒,妳為什麼要動右邊的桿子啊?」

「我哪知道?」婕兒著急地說,同時也衝個不停:「我聽妳說要拉桿子,就直接拉下去了嘛……」

四個少女循著原本的路,忙不迭地往前衝,而那顆大鐵球也如影隨形地跟在她們身後。艾米莉亞和耐耐向後一瞥,看見鐵球仍然沒有停止,忍不住嚇得提高腳步。

過了五分鐘,鐵球與少女們的追逐戰依舊持續,她們早已跑得汗如雨下了。「各……各位……」艾米莉亞邊喘邊說:「妳們不覺得很奇怪嗎……我們已經經過了不少岔路,但是鐵球都沒有進入那些岔路,一直都跟著我們耶。」

耐耐聽完沒有回應艾米莉亞,她低著頭又跑了一陣子,然後發現一件事。「這裡的路……」她說,同時四名少女又拐進一個交叉路口。「這裡的路……雖然乍看之下是平的,但其實有著些微的傾斜……也就是說,我們一直都在跑下坡,所以那個大球才不會滾一滾就停住。」耐耐每天都有在外面的公園或用家裡的跑步機練跑,算是一個跑步達人,因此對路況的感覺也很敏銳。

「我懂了!」婕兒說,她小小的臉蛋已經因為跑步而紅通通的。「那個放出鐵球的路口,可能是迷宮的最高點,之後的路都是下坡,不管哪一條都一樣。」

「但就算是這樣,也說不通它為什麼一直跟著我們啊!」小穹說完,帶領著大家跨進往右轉的岔路,可想而知那個鐵球還是跟過來了。

又跑了兩分鐘,小穹靈機一動。「各位,我有一個點子。」

「說來聽聽。」

「妳們看,這個迷宮的路,比鐵球的直徑寬一點點,所以鐵球才不會被牆壁卡住。」小穹說:「我們等等把身體貼在旁邊的牆上,也許鐵球不會碾到我們,而是直直地穿過我們中間的路。」

艾米莉亞看著旁邊的牆,心中有些忐忑。「妳確定可以嗎?萬一空隙不夠寬敞,我們還是會被壓成肉餅。」

「我同意小穹的主意。」婕兒說:「如果我是鑄造鐵球的工匠,一定會預設入侵迷宮的人是男性。男生貼著牆還是有可能被壓到,但我們成功的機率就比較大了。」

「而且也沒有其他方法了,我們快點吧!」小穹說:「唉呀!我快跑不動了啦!」

「這……好吧!」艾米莉亞說:「等我發號後,我跟耐耐貼右邊的牆,妳們兩個貼左邊的牆,可以嗎?」

「好!」婕兒應道,小穹跟耐耐也一致點頭。

「開始!」艾米莉亞下令,四位少女馬上用最快的速度跳向左右,將身體緊緊地貼在牆上。鐵球在後面翻滾,離她們越來越近。

「請你忽略我們吧!」她們一致在心中對大鐵球禱告:「求求你!」

鐵球經過少女們緊貼著的牆,從她們背後穿過,然後繼續向前滾,離少女們的視線越來越遠,最後消失不見。

「呼!好險。」小穹吁了一口氣,離開剛剛死貼不放的牆,轉頭看看夥伴。「大家都沒有怎麼樣吧?」

其他人也轉過頭來,慶幸的是每個少女除了剛剛因為長跑而疲累不已外,都沒有受傷。「真是有驚無險,如果我多長一公斤的話,說不定就會被壓到了。」小穹開玩笑地說,艾米莉亞跟耐耐聽了微微一笑。

婕兒摸摸自己的頭髮,再看向鐵球消失的方向。「大家,我知道為什麼那個鐵球會跟著我們了。」她說。

「真的嗎?」耐耐問。

婕兒點一下頭。「妳們看看我的頭髮。」她說。少女們發現婕兒平常戴在頭上的裝飾用螺絲不見了。

「剛剛鐵球經過我們的時候,我的螺絲突然掉了下來,然後黏在那個鐵球上,現在應該已經滾走了。」婕兒說:「那個鐵球其實是一個大磁鐵,而且我們身上也多少帶有一些鐵做的東西。所以雖然有其他岔路,旦鐵球還是一直跟著我們。」

其他三位少女恍然大悟。「之前我都覺得迷宮的設計者是令人欽佩的天才,但我現在覺得他聰明過頭了。」艾米莉亞雙手抱胸著說道:「我們剛剛差點就香消玉殞了。」

「之後的路上還是小心點吧,免得又遇上這種烏龍事。」小穹說完準備攤開古書,看看接下來怎麼走,卻發現自己雙手空空。

「咦?各位,有看到我的古書嗎?」她問,並且看向四處的地面,並翻翻口袋,但都沒有找到古書。

其他三名少女面面相覷。「小穹,妳沒有把信給我們喔。」婕兒說。

小穹又找了找,但附近都沒有。下一刻,她抱著頭大聲尖叫。「慘了啦!剛才跑得太急,我不小心把信掉在路上了!」

「妳‧說‧什‧麼?」聽到這裡,三名少女也臉色發青。小穹面如死灰地癱坐在路上,耐耐的額頭上布滿冷汗,艾米莉亞看看周圍。「這……這附近我們應該沒來過,是剛才亂跑時闖進的岔路。」她艱難地說:「我想我們真的迷路了。」

婕兒忽然抬起頭。「艾米,妳不是為了防止迷路,特地準備了繩子嗎?」她滿懷期待地說:「那我們沿著繩子走回去就好了嘛。」

艾米莉亞搖搖頭。「剛剛在跑的過程中,我也跟小穹一樣把繩子丟在路上了。就算跑的時候還帶著,繩子也一定會被鐵球壓斷。」

聽到這裡,婕兒也失去了元氣。四名少女待在原地,因為失望而沉默不語。

過了一會兒,小穹打起了精神。「一直待著也不是辦法,我們順著那條路走回去,也許就能找到繩子,這樣就能回去了。」

「可是小穹……妳記得我們跑過的路嗎?」耐耐懷疑地問。

小穹閉上眼睛細細思索。「我用尼莫西妮之瞳的記憶力,是有記住剛剛跑過來的路,大概從現在到我們開始起跑後兩分鐘都有點印象。艾米,妳是在哪裡放下繩子的?」

「剛開始跑就放開了。」艾米莉亞說:「不過妳記得到那裡的路的話,也許就可以找得到繩子。婕兒、耐耐,我相信小穹的記憶力,妳們OK吧?」

「當然!」婕兒說,耐耐也點點頭。於是,她們將希望賭在小穹的記憶力上,開始了往回走的路。

她們走了一陣子後,小穹停在一個十字路口前,柳眉微蹙。「不太妙呢,我很確定我們有跑過這裡,但是是從哪一條路跑來的……」她看著三條通道,有些猶豫。

耐耐突然抖了一下。「妳們聽到了嗎?」她說。

「聽到什麼?」婕兒問。

「那個腳步聲啊!」耐耐嚥了一下喉嚨,覺得有些害怕。「有一陣腳步聲經過,很小聲,但我還是聽到了。」

「妳聽錯了吧……等等!」婕兒使終維持著將手電筒照向前面的姿勢,剛剛她看到一個人影從遙遠的前方一閃而過。她眨眨眼睛,想看得更清楚。

那個人影又閃過了,婕兒吃力地看著前面,遠方的黑影將頭從牆角探出來看著她們。

然後,朝少女們走過來。

「這次真的是殭屍!」耐耐尖叫,其他少女也不禁心驚膽顫,她們不自覺地後退一步。黑影仍然很遙遠,但是她們還是看到了,那個黑影正在走向她們。

經過剛才被老鼠嚇過的經驗,艾米莉亞對那個人影半信半疑,但這次絕對不是老鼠了;小穹嚇得渾身發抖;婕兒想要往後逃跑,但因為腿軟而倒在地上。

「各位……」耐耐忽然開口:「能夠認識妳們,是我這一生最開心的事。我真的很高興。」

「不要這樣講啦,耐耐。」婕兒斥罵,但在恐懼的氛圍下她忍不住哭了:「很不吉利耶。」

艾米莉亞再度抱住小穹。「小穹對不起,我知道我常常捉弄妳,其實我很早以前就對妳有好感……」

小穹早已花容失色。「之前我把妳的裙子用熨斗燙壞然後丟掉了……」

「妳說什麼?」艾米莉亞放開她,柳眉倒豎地質問。

「嘿,妳們看!」耐耐的臉忽然恢復一些血色:「有那麼矮的殭屍嗎?」她指向前方越來越接近的人影,小穹跟艾米望過去,那個人影近看之後發現的確有些嬌小。

婕兒也停止了哭泣。「好像比我還要矮耶。」她說。

隨著人影的越來越接近,少女們總算看清楚了,那是一個她們都很熟悉的身影,穿著黑色的修女服,並且有著金色的長髮。

「小穹?艾米莉亞?」身形終於一清二楚的小瑪站在她們面前,因為好奇而歪著頭。「妳們怎麼在這裡呢?」

「小瑪?!」四個少女們一致吶喊,雖然確定是小瑪後她們便不害怕了,但是她們沒有告訴其他人迷宮的事,在這裡忽然出現的小瑪跟殭屍一樣不可思議。

「是啊?妳們剛才看起來很害怕耶,發生了什麼事啊?」小瑪好奇地問,完全不知道少女們害怕的主因就是自己。「不對啊,話說回來,妳們為什麼會跑到這邊呢?」

「我們才要問妳這個問題!」艾米莉亞說:「小瑪,這裡是婕兒發現的,妳是什麼時候來的啊?」

「什麼?原來這個迷宮是婕兒發現的啊?」小瑪驚訝地說:「我還在想說美麗島站的管線區居然會有迷宮,應該找時間告訴婕兒的呢。」

「先不說這些了,小瑪。」婕兒問:「妳什麼時候來的?」

「今天的話,大概是早上八點吧。」小瑪想了一下。「今天我七點五十吃完吃完早餐後,開始每天例行的飯後散步,走著走著就走到這裡了,嘿嘿。」她俏皮地敲了一下自己的頭。

雖然婕兒知道在小瑪的迷路天賦面前,所謂的距離跟空間感都是很渺小的,但還是忍不住開始思索該從這段槽點滿滿的話當中抓哪一段來吐槽,是要說「妳怎麼有辦法從萬金村散布散到美麗島啊?」呢?還是「為什麼十分鐘就能從這麼遠的地方走到這裡?」,不過,在她開始吐槽前,艾米莉亞就先開口了:「妳說今天是八點到的,難不成,妳之前就來過這裡?」

小瑪用力點一下頭。「我是上禮拜五的下午,在出門買菜的途中經過管線區的,然後就看到這裡有一道開啟來的門,就進來走走了啊。」

婕兒掐指一算,上禮拜五的下午,那就是自己走進迷宮的時間啊!想不到小瑪趁她進來的那短短幾分鐘,也悄悄溜入裡面。「妳後來是怎麼出去的啊?」婕兒問。

「我在這個迷宮裡到處走,走著走著不知道為什麼就回到地面上了。迷宮裡的路真的好亂喔,我出來時發現自己在愛河河畔,雖然我知道回去的路,可是我走累了,所以打電話叫絢櫻來載我。雖然她的口氣聽起來很不高興,可是還是請她的魚類朋友把我載回屏東。」小瑪說。

少女們聽完,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不過這時小瑪打破沉默。「對了,剛才我在附近的路上撿到了這個,妳們有看過嗎?」她從口袋掏出一張紙,並將紙攤開,赫然就是小穹丟失的古書!

「這是……」小穹開心地跑過去,如獲至寶般地接下古書。「多虧有妳,小瑪!沒有這個我們可能就一輩子也出不去了。」她看看古書,幸好紙的樣子還是十分完好,沒有受到任何損傷。

「太好了,小穹。現在只要順著路走,把我的繩子找回來就好。」艾米莉亞說。

「繩子?」小瑪發言:「妳說的繩子,是不是從迷宮的入口延伸的、垂在很多條路的地上的繩子?」

「妳有看到嗎?」

「有喔。等我一下下。」小瑪說完往回走,離開少女們的視眼,她剛走後,少女們心中都出現了一種不安的想法。

「各位,妳們覺得小瑪回得來嗎?」耐耐說。

小穹、艾米莉亞與婕兒沒有回應,她們不得不承認耐耐的疑惑很切實。到目前為止,小瑪在迷宮內的探險都是誤打誤撞的,她沒有地圖或其他指引的東西,再加上極差的方向感,在這個九彎十八拐的迷宮裡面走失是很有可能的。

過了幾秒,艾米莉亞提議道:「小瑪應該還沒有走遠,我們去找她好了……」

「我回來囉!」小瑪的叫嚷聲出現,只見她抓著一截從路口延伸過來的繩子,從左邊的轉角出現。

「小瑪!」小穹如釋重負地說,她們一起跑過去。「我們還擔心妳會迷路,正準備去找裡呢。」

「什麼話嘛,我才不會迷路。」小瑪兩手插腰地說:「喏,繩子。」

「謝……謝謝。」艾米莉亞接過繩子,並問她:「妳撿到繩子的地方,大概離這裡多遠呢?」

「其實也沒有很遠啦,這條繩子的這一邊掉下的地方是一條死路,兩邊的牆上有兩跟桿子,右邊那跟還被拉下了。」

四位少女面面相覷,交換著彼此不敢置信的眼神。也就是說繩子是掉在鐵球滾出的地方,而且她們從那裡開始逃跑到這附近的,跑了很久又時常換方向,小瑪竟然有辦法僅憑記憶就準確地找到繩子!

「小……小瑪,妳有邊走邊畫地圖之類的嗎?」婕兒問她:「為什麼妳會記得這麼長一段路呢?而且妳是從正前方的路出發的,怎麼會從左邊的路回來?」

「我今天是散步時偶然來到這裡的,因為我覺得在迷宮裡冒險很刺激才進來,反正只是散步而已,當然不會畫什麼地圖了。」小瑪說:「這邊的路九彎十八拐的,其實我還是不太記得住啦,只是剛剛有看到繩子,再憑印象跟直覺找找看。還有,我會走左邊的路是因為那裡是捷徑,我猜的啦,不過走完後發現真的比較快。」

「怎麼會發生這種事?」婕兒心想。

「哇,看來今天要下紅雨了。」耐耐心想。

「小瑪的方向感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好了?」艾咪心想。

「我的肚子好餓喔。」小穹心想。

「對了,剛才我在找繩子的路上,發現路上有幾個背包,每個都塞得鼓鼓的,是不是妳們的啊?」

「一定是。」小穹說。經小瑪這麼一講,她們也想起了那些行李。在被鐵球追殺的路上,她們為了擺脫負擔想也不想便把背包全部丟到路上。

「妳們為什麼會把行李丟掉呢?」小瑪不解地問。

於是艾米莉亞將鐵球的事情告訴了她。「小瑪,我們的背包,有沒有被鐵球碾壞?要是我們的行李受到損傷就麻煩了。」

小瑪豎起大拇指。「妳們說的鐵球應該很大一顆吧?那麼它和地道角落間的空隙一定也很大,我看到的四個包包都是在地道的角落的,所以應該沒有被鐵球壓到。走,我帶妳們回去拿。」

「咦?不用了啦,我們順著繩子回去就能找到了,謝謝。」耐耐微笑著說。

「對啊,萬一我們迷……」婕兒講到一半,卻被艾米莉亞摀住嘴巴。「太好了,那就麻煩你帶路囉,小瑪。」

「我們走吧!」小瑪開心地說,一邊小聲地說:「第一次有人讓我幫忙帶路耶。」

高捷少女們就這麼在小瑪的帶路下前往背包掉落的地方。一路上小瑪一邊領路,一邊舒舒服服地唱著歌;而另外四位少女則在她後面竊竊私語。

「艾咪,跟著小瑪真的可以嗎?」婕兒小聲的說:「雖然今天小瑪好像人品爆發了,但別忘了她可是連搭電梯都可以在電梯裡失蹤的路癡,沒有地圖或記錄,真的讓人挺不放心的耶。」

「我一開始也跟妳們一樣驚訝,不過後來想了一下,說不定現在小瑪就是我們的救星。」艾米解釋:「這幾天我為了這次探險,查閱了各種關於迷宮的知識,其中一本書裡面提到,古代的迷宮建築師為了讓迷宮更加難脫困,不止路建得很複雜,各種岔路與通道之間,還會配合八卦五行、風水方位等要素設計,這種設計會混淆我們的大腦對路況的記憶,方向感也會錯亂。這也是為什麼小穹雖然有超強的記憶力,卻在剛剛到十字路口時也會猶豫。

「但是,這種使人的方向感出現差錯的迷宮設計,對於方向感本來就很差的人──就是小瑪這種迷路大王──來說,不但不會使他們方向感變差,對他們而言,混亂的路況反而如魚得水,就像數學的負負得正一樣。小瑪原本很不正常的方向感,在這個複雜的迷宮中,反而變成了最準確的導航。」

婕兒拍了一下手掌。「我懂了,這就好像楊過不怕攻擊左臂的招式、耐耐不用擔心長白頭髮一樣,對不對?」

「婕兒,妳後面的那個比喻好像怪怪的喔?」耐耐露出「笑到你心裡發寒」的微笑,望著婕兒說道。

「不管怎麼說,這真是太不可思議了。」小穹讚嘆地說:「小瑪竟然會成為迷宮探險的領路人,絢櫻跟艾兒知道了一定會很驚訝。」

在小瑪的帶路下,她們只花了三分鐘就找到了背包,也很慶幸地發現角落的背包完好無損,雖然有些背包的邊緣處有被壓到的痕跡,但裡面的東西沒有被破壞。

「太好了!我心愛的工具都沒事。」婕兒抱著背包,開心的說。

艾米也因為自己的求生用品沒有受到損毀而鬆了一口氣,忽然間,她想到一件事。「婕兒,妳不是說過大鐵球是磁鐵嗎?」她說:「我們的背包裡,也都有鐵製的物品,可是鐵球怎麼吸住背包呢?如果鐵球吸住背包的話,說不定我們的行李就可以卡住鐵球,使它無法滾動了。」

婕兒思考了一下。「我想,可能那個大鐵球的磁力不強吧?」她說:「那麼大的磁鐵是很難蒐集到的,我猜大鐵球內部才是磁鐵,它大部分的面積都是普通的鐵礦,可是被裡面的磁鐵吸住才附有磁性,但是這種被磁鐵感染的普通鐵礦,磁性其實比較弱,鐵球滾動的大部分力量還是因位處於下坡,我們身上的鐵只是提供它追蹤我們的力量,所以經過我們時,只吸走我的螺絲釘這種小型物品。我認為是因為我們的行李,和鐵球的磁力小於背包本身的重量,才沒有被吸住。」

說到這裡,少女們聽到一陣咕嚕咕嚕的聲音,她們不約而同地望向小穹的肚子。

小穹不由得害臊起來。「別這樣嘛,我們跑了那麼多,大家應該也消耗不少體力了吧?難道妳們肚子不餓嗎?」

艾米看看手錶,嘆了一口氣。「現在也快中午了,那就先來吃飯吧。」

「遵命!」小穹笑逐顏開,高興地打開自己的背包,拿出野餐巾與準備好的美味食物。

(未完待續)(下集傳送門)

 

原作者:時零宇宙 更多介紹

整合串往這裡走~雙擊下面的圖片!

END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婕兒──她的青春① 「各位乘客,本列車即將抵達拉里奧哈自治區,並在此地停留三天兩夜,後天的中午十二點將搭乘班機返回臺灣,感謝各位乘客對本次旅程的配合。」火車上的廣播器朗誦道。「時間過得真快呢,這次的歐洲之旅就這樣結束了,

高捷少女:美麗島的守護者⑥ 一陣貓叫傳到小雅耳中,原本要朝小雅撲過去的北風轉了個圈,從半空中落地,牠的表情宛如五雷轟頂。這聲音……難道是……

艾米莉亞和高捷戀旅3 後記 後記 本篇中所說的佛心機台是真的有 這兩顆

小穹‧動畫化‧體驗記⑥ 高雄市立聯合醫院的某間手術室外,湧入了五位少女。手術室外面的塑膠椅上,坐著一位西裝筆挺的男士,他是王老先生的秘書,他原本緊繃的表情因為少女們的到來而略為放

高捷少女:購票大作戰③  歐巴桑露出懷疑的表情。「怎麼了,您跟夏尼爾小姐不是朋友嗎?只要打電話確認就好了,不是嗎?」「是……是這樣沒錯……可是……」小穹支支吾吾地說。我的確是潔西塔的朋友,但

高捷少女:地下城的探險少女④ 耐耐突然抖了一下。「妳們聽到了嗎?」她說。「聽到什麼?」婕兒問。「那個腳步聲啊!」耐耐嚥了一下喉嚨,覺得有些害怕。「有一陣腳步聲經過,很小聲,但我還是聽到了。』「妳聽錯了吧……等等!」婕兒使終維持著將

我有話要說

>>

限制:留言最高字數1000字。 限制:未登入訪客,每則留言間隔需超過10分鐘,每日最多5則留言。

訪客留言

[無留言]

隨機好文

[活動] 2017年4/1雲空幻想愚人節活動彩蛋&攻略 (紀念性質) 雲空幻想2017年的愚人節活動介紹同時也是本小編的第一篇網路文章(*^ω^)♪

高捷少女:美麗島的守護者② 這是在亦晨離開前的下午拍的,當時亦晨在美麗島跟小穹艾米等人在美麗島散步,為離開前補充一些回憶,這時剛好經過的小雅被艾米抓過來,做為同樣是高捷新人的她倆一同拍了一張紀念照。說起來她跟亦晨並不太熟,不過也

高捷少女:耐耐的新年驚喜③ 即使如此,夫人仍然每年都會問老爺是否能空出一週時間,但總是被回絕,除了前年以外。老爺答應夫人一定會排出空檔,他們在去年的二十三日前往澳洲。」耐耐嘆了口氣。「那一天的晚上,我打電話給媽媽時,她很高興地告

【歌評】蓮台野夜行 - 夜のデンデラ野を逝く 走在夜晚的蓮台野 墳場,總是瀰漫著死亡的氣氛,但是,稍微的來探險一下應該是沒關係的吧?

艾米莉亞和高捷戀旅③ 「妳最好給我一個完整的理由,告訴我妳為什麼要這麼做。」艾米雙手叉腰,看著這位冒名參賽的後輩。「我會根據妳的說詞來判定妳違反規定的懲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