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讚] [會員登入]
404

高捷少女:美麗島的守護者⑤

 雖然暫時不用怕牠們了,可是一直躲在這裡終究不是辦法,小雅心想。她看看四周,這間更衣室沒有窗戶或後門,她不禁著急起來,不可能一直躲在這裡面,但從門出去只會被群貓圍攻而已。小雅低下頭苦思該怎麼辦,過了不

分享此文連結 //n.sfs.tw/12457

分享連結 高捷少女:美麗島的守護者⑤@小編過路君子
(文章歡迎轉載,務必尊重版權註明連結來源)
2020-04-02 16:41:12 最後編修
2018-06-16 00:28:40 By 過路君子
 

(續上集)(上集傳送門)

「這、這是怎麼回事啊?快通知警察局!」

「耐耐,這種時候要通知消防隊才是吧?」

「真糟糕,小威也不見了,難到混進了貓群之中嗎?」

「喵喵喵喵!」

從地下一樓回來的艾米,還沒進入大廳,就聽到喧鬧的聲音。

她到穹頂大廳,發現議論紛紛的群眾,與手忙腳亂的工作人員,整個穹頂大廳都陷入騷動。

「發生什麼事了?大家在吵什麼?」艾米找到婕兒與耐耐,便輕拍兩人的肩膀。

耐耐臉色慘白,指向大廳中央。

只見十幾隻的野貓聚集在那裡,一邊對周圍的人叫囂,一邊巡視人群,彷彿在找什麼。

「仔細搜索!一定要找到那個偷走炸彈的人類!」一隻棕色的貓說道。

「隊長!是不是那個人?」其中一隻貓說,用尾巴指向某個方向。

隊長貓看向那裡,找到了抱著炸彈的小雅。

「追!」隊長下令,所有野貓一勁衝向小雅。

─────

「啊啊啊啊!!」小雅死命狂奔,後面被一群野貓追殺著。

「絕對不能放過她,這是魍魎老大的命令!」隊長貓說道,其餘野貓聽了,加緊腳步追小雅。

「怎麼會這樣,美麗島竟然湧入這麼多貓。」小雅邊跑邊想:「該不會是因為炸彈吧?難道牠們跟那隻會說話的貓有關係?」

小雅跟這群野貓的追逐戰,持續了十分鐘,路上不斷引起旁人側目。

「接招!」隊長貓大喊,跳起來撲向小雅。

小雅感覺褲管被貓爪劃過。人不可能跑得比貓快的,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小雅拐了個彎,溜到往地下一樓的樓梯。

「各位乘客很抱歉,美麗島站目前出現許多野貓,輕各位乘客不要驚慌……」耐耐甜美的嗓音從四周廣播而出。

「如果那隻會講話的貓在就好了,我一定要問清楚現在的狀況。」小雅心想,她回頭一看,發現那幾隻野貓不見了。

「咦?」

─────

在野貓攻入美麗島後,高捷少女們也致力投入安撫群眾的工作,亦晨跟潔西塔也來幫忙。

「潔西塔,妳這次來高雄,連白龍……我是說小威也帶來了吧?牠現在在哪裡妳知道嗎?」婕兒忽然問。

潔西塔搖搖頭。「小威喜歡自己到處散步,剛剛我就讓牠放風了,我也不知道牠會到哪裡去。」

同一時間,白龍一邊輕哼,一邊在捷運站外的街道悠閒地散步,對美麗島內的騷動渾然不覺。

「呦,影子。」白龍看到前方的黑色身影,便上前打招呼。

「好久不見了,白龍。」影子說:「聽說你也找到主人了,這是真的嗎?」

「是啊,被人類領養的日子可比當流浪貓滋潤多了,都不用擔心餓肚子。」白龍說:「妳在外面做什麼?」

「好久沒看到北風,我想要找牠,可是一直找不到。」影子說:「算了,我先回捷運站找主人好了。」

「我的主人也在美麗島,她現在可能在找我。」於是兩隻四天王一起前往美麗島,路上聊起各自被領養後的生活。

當牠們來到一號出口時,發現有幾隻貓盤桓在入口附近。

「牠們是魍魎的手下,怎麼會在這裡?」白龍眉頭一皺,走向一號出口。

這時,那幾隻貓跳了出來。「幹什麼?魍魎老大下令,這裡禁止自由出入,你是混哪裡的?」牠們凶惡地問。

白龍對那幾隻貓狠狠一瞪。

「啊!是……是白龍大人!」其中一隻野貓尖叫,其他貓也嚇了一跳。

「你們想要攔我們嗎?」影子從後面跟上來,冷冷地問道。

「影子大人也來了?!這……」那幾隻野貓低下頭。「不敢不敢,二位要進站,小的豈敢阻攔?」

白龍甩甩尾巴,跟影子走進美麗島。剛踏進去,就看到令牠們匪夷所思的一幕:一個身材高挑的女性人類,抱著一台機器跑個不停,後面有一票野貓窮追不捨,旁邊的路人也都露出詫異的表情。

「那傢伙……是香腸!」白龍看著帶頭追小雅的隊長貓。

「你認識牠嗎?」影子問。

「牠是魍魎的左右手,是很多部下的隊長。」白龍臉色變得有些難看。「魍魎以前還跟我說過,如果我當牠的手下就讓我接替香腸的位置,真是不知死活。」

那個抱著機器的女性竄進往地下一樓的樓梯,野貓們本來打算追上去,這時白龍叫住了牠們。「喂,香腸!」

香腸停住腳步,眾野貓也是。「白龍大人!影子大人!你們也來了嗎?在下聽說兩位離開高雄了。」香腸說。

「這不重要。」白龍說:「我問你們,你們這麼多貓在美麗島做什麼?還有那群堵在門口的貓是怎麼回事?」

「我們是為了攻擊那名女子才追她的,因為她偷走了我們的炸彈。」

「炸彈?!」白龍跟影子滿臉詫異。

香腸便把美麗島毀滅計畫的一切告訴兩隻四天王。「……我們所有兄弟都分成兩隊,在下帶領第一隊追殺那個女人,第二隊則平均守候各個出口,如果那個女人要逃離美麗島再將她堵住,這是魍魎老大的命令。」

「那個笨蛋(指魍魎)……」白龍搖搖頭。「我早就知道牠是個腦殘,炸掉美麗島?居然想出這麼有病的計畫。」

「白龍大人,請不要這麼說魍魎老大,牠和北風大人之所以會這麼做,都是為了影子大人。」香腸說。

「為了我?」影子吃驚地說。

於是香腸又把北風的苦情史講了一遍,說這就是北風發動攻擊的原因。

「那個笨蛋(指北風)……」影子說。

「二位大人,在下還要執行任務,告辭。」香腸說完轉過頭,率領大批野貓攻入地下一層。

「我們也去找牠們好了。」影子跟白龍說:「要是炸彈真的爆炸了那還得了?我們去跟那兩隻瘋貓談一談吧。」

─────

因為跟影子白龍的對話,野貓群的動作慢了下來,小雅也跟牠們拉開了距離。

抱著沉重的炸彈跑了這麼久,小雅滿頭大汗,並靠在牆壁上喘個不停。

真糟糕,接下來不能再跑這麼快了,要盡快到警察局,小雅心想。

這時,她注意到那群野貓又衝了下來。

小雅暗暗叫苦,但也只能抓起炸彈繼續狂奔。要怎樣才能甩掉牠們呢……小雅苦思著,這時,她看見前方某的轉彎處。

對了!小雅拐了進去,野貓們也跟上前。

這條路通往女性員工更衣室,小雅進去後跑了五分鐘才到。她一進入更衣室便馬上關門,然後把門鎖住。

接著野貓的嘶鳴跟抓門聲馬上隔著門板傳來,小雅能感覺到牠們有多不快。

雖然暫時不用怕牠們了,可是一直躲在這裡終究不是辦法,小雅看著不斷報時的炸彈心想。

她看看四周,這間更衣室沒有窗戶或後門,她不禁著急起來,不可能一直耗在裡面等到炸彈爆炸,但從門出去只會被群貓圍攻而已。

小雅低下頭苦思該怎麼辦,過了不久,一條計策浮現她的心中。

─────

五分鐘後……

「開門!人類!妳躲不了多久!」香腸邊抓門邊狂吼。

「香腸隊長,要不要集合大家的力量,一起把門撞開試試?」某隻野貓提議。

「唔喵……」香腸考慮著是否要如此,這時,門把傳來轉動聲。

「哦哦哦,她要放棄抵抗了?」香腸說:「大家注意,等到這個女人開門,馬上衝進去圍毆她!」

「遵命!」眾貓應和。

下一秒,門大大地敞開,小雅把更衣室的燈關掉了,但香腸憑藉貓科的視覺,還是看到了她的身影,站在前面牆壁邊。

「上啊!」香腸下令,所有野貓馬上撲向小雅,瘋狂地又抓又咬。

香腸一爪抓破小雅的衣服,豈料一爪下去,就發現不對勁的地方。

「香腸隊長,這……只是衣服而已!」

香腸也注意到了,這的確是小雅剛剛穿的衣服,但衣服裡的人不見了,這套衣服被掛在牆壁上,從遠處看確實很像有個人站在牆邊。

然後,香腸看到敞開的大門跟牆壁的縫之間,躲著一個人,她手上抱著炸彈。

那個人用最快的速度竄到外面,然後握住門把。

「攻擊她!」香腸怒吼,牠們撲向小雅,但為時已晚,小雅到更衣室外後馬上把門關上,第一波跳過去的野貓全部撞到門。

「可惡!被擺了一道!」香腸跳起來抓住門把,使勁拽了幾下,卻無法抓牢光滑的門把,自然也打不開鎖上的門。

門的另一面,換了一套衣服的小雅喘著氣,想到剛剛的場面就冷汗直流。

小雅的計畫風險很大,能成功連她也覺得不可思議:她在更衣室裡隨便挑一套衣服換上,然後把自己本來穿的掛在牆上,再把燈關掉,接著打開門。

如果幸運的話,那群野貓會在一片黑暗中,把那套衣服誤認成自己。小雅調整好衣架掛著的位置,讓衣服勉強模擬出站立的人形,而且自己跑了那麼久流了不少汗,衣服上也沾滿自己的味道,所以那些野貓在開門後的第一時間,被衣服騙過而衝上去攻擊,小雅也趁那一瞬間溜出來,並把門關上。

小雅內心暗自為解決掉這批野貓欣喜,然而炸彈的報時聲把它拉回來,於是小雅再度把炸彈抱好,跑向通往警察局的第三出口,留下在更衣室內憤怒抓門的野貓。

「真是怪了,為什麼過了這麼久,牠們都還沒回來……」魍魎一邊走一邊嘀咕。

香腸帶領兄弟們衝去追小雅,過了也有十分鐘了,照理講牠們應該已經解決那個人類了才對,魍魎等到覺得不太對勁,於是順著小雅的氣味跟了上去。

到了地下的樓層,魍魎遇到了小雅,也因為她的情況大吃一驚。

「香腸他們呢?!」魍魎瞪大眼睛。「這傢伙怎麼好端端的?香腸牠們應該追著她才對啊!」

小雅仍然抱著炸彈奔跑,她沒注意到躲在牆角的魍魎,直接從牠身邊繞過去。

魍魎搖搖頭,這附近殘留著一股流浪貓的氣味,牠不斷摸索著,來到一扇布滿爪痕的門前。

「兄弟們!你們在嗎?」魍魎大喊。

「老大?老大!」眾貓的聲音從門的另一端傳來。「請你快開門!我們被那個女人騙啦!」

「怎麼會?」魍魎驚訝得毛都豎了起來,牠跳向門把並用力抓了幾下,然而打不開鎖上的門。

「你們等著,我等等就會來救你們!」魍魎說完馬上跑走,並來到美麗島站的一號出口,找到在那裡盤據的野貓。

「你們幾個,聯合埋伏在其他入口的兄弟,一起去追那個女人!」牠下令。

「嗄?我們要去追她?」其中一隻問:「這不是香腸牠們負責的嗎?」

「很遺憾,香腸跟其他兄弟被擺平了。」魍魎咬牙切齒。「這個女人居然敢欺騙本大爺的兄弟,一定要給她好看!」

─────

小雅站在四號入口前十公尺處,謹慎地看著前面。

野貓群已經被她擺平了,可是小雅感受到一股無名的壓力,彷彿自己一踏出去救會遭遇不測。

那隻會說話的灰貓沒出現,小雅覺得牠應該會埋伏在離警察局最近的三號出口,所以打算從四號出口出去,再繞到警察局,但現在……

小雅靈機一動,轉身躲到轉角處,在褲子的口袋裡翻出一包面紙。

她把其中一張揉成紙團,朝四號入口丟過去,然後把頭低下來。

兩隻野貓從入口外面竄出來,聞了聞紙團後又溜回去。

這裡果然也有埋伏!小雅在內心嘆氣。

這群野貓怎麼這麼厲害……恐怕每一個入口都有野貓把守,小雅真不知道該怎麼辦。

嗶嗶作響的炸彈讓小雅又慌了起來,她邁開步伐離開四號出口,打算到其他出口碰碰運氣。

然後看到十隻野貓從前面出現。

「……不會吧?」

─────

「魍魎老大下令,所有貓放棄埋伏出口,一起追殺這個女人!」

野貓的發話在小雅耳裡只是喵喵叫,然而她知道牠們講的不是什麼好話。

那幾隻躲在四號出口的野貓出現,虎視眈眈地盯著小雅,那些突然出現的野貓也是。

「我什麼我這麼倒霉啊?!」小雅忍不住大叫,再度拔腿就跑。

「衝啊!!」和十分鐘前的情況一樣,小雅再度跟野貓群玩起了鬼抓人。

─────

阿敏一邊嚼泡泡糖,一邊走向美麗島站。她手裡的紙袋裝滿熱騰騰的麵包,散發誘人的香味。

「今天美麗島有這麼多人,在這附近賣麵包的話應該很好賺吧?」她剛剛和小穹打過照面後,便開車回店裡拿自己的新作品過來,要請小穹嚐看看,也多帶了幾分請艾米莉亞她們。

走到一半,她看到幾個人從出口急匆匆地走出來,一面低聲說話。

「怎麼會發生這種事啊?我搭了這麼多年捷運從沒看過……」

「這下高捷非得上頭條不可了,居然在活動當中……」

阿敏眉頭一皺,帶著好奇的心進入站中,果不其然看到裡面的騷亂,乘客失去秩序,在穹頂大廳內發出嘈雜的步聲和交談。

「就算是活動,也不應該會鬧成這個樣子啊。」阿敏搖搖頭,一面在人群之中搜索小穹的身影。

這時,一個高挑的女性撞到她,兩人同時發出驚叫並摔倒。

「搞什麼啊?小心一點好不好?」阿敏不太高興地說。

「對不起!」那個女生慌張地道歉,她滿臉通紅並且氣喘吁吁,似乎跑了很久,而且抱著一台怪模怪樣的機器。

「……真是的。」阿敏注意到她穿著高捷站務員的制服(在更衣室換的)。「我問妳,妳知道小穹在哪裡嗎?我有事情要找她。」

小雅搖搖頭。剛剛她為了甩脫貓群不斷在美麗島站內亂繞,並沒有注意其他人在哪裡。

「如果再次用更衣室那招的話,能不能把牠們解決掉呢?」小雅盤算著:「可是牠們可能發現之前的同伴被我鎖在更衣室,也許不會在上當了,該怎麼辦才好呢……」

阿敏把掉到地上的紙袋拿起來,沒想到經過剛剛那一撞,紙袋的底部裂開了,一塊海鮮總匯披薩掉出來。

「糟糕!」阿敏用手擋住裂縫,阻止了其他麵包跟著落地,雖然成功擋住了,但第一塊披薩卻也掉到地上。

「切,虧我烤得這麼好……」阿敏惋惜地說。

小雅看了一眼那塊披薩,上面撲滿鮪魚、鯖魚片和各式各樣的海鮮,發出撲鼻的香味。頓時間,小雅看見了希望的曙光。

「……小姐,很抱歉弄壞妳的袋子。」小雅說:「掉到地上的麵包,由我來處理就好。」

─────

「真是的,為了召集同伴耗費了不少時間,讓那個女人溜掉……」帶頭的野貓說:「趕快找!一定要在她離開捷運站之前解決她!」

「如果她離開美麗島站怎麼辦?」旁邊的野貓問。

「北風大人說,她離開捷運站一定會去警察局,如果她跑走了,我們就到三號出口堵她;外面比捷運站內複雜得多,要是追著她出去很可能被她甩掉。」

就在這時,小雅的身影出現在牠們面前。

「居然自投羅網!」野貓大叫:「上啊!」

牠們衝向小雅。過了不久,野貓們就發現小雅不同尋常的地方:她跑步時抱著炸彈,照理說應該用雙手纏住才對,可是她的右手肘一直緊夾著胸側,模樣非常怪異。

但是野貓沒有想這麼多,只是更加快速的追趕。

最後,小雅停到了五號出口附近,野貓們也停下腳步。「這個女人好像要出去了,要撲上去嗎?」其中一隻野貓問。

「先觀察一下她的行為,我們絕對不能輕舉妄動。」帶頭野貓說。

一時之間,氣氛陷入了靜謐之中,小雅凝視著野貓群,野貓們也帶著敵意地看著她。

然後,小雅把一直夾著的右臂伸高,一個塑膠袋掉了出來。

那個塑膠袋裡面包著某個東西,小雅把那個東西拿出來。同時,野貓們聞到一股濃郁的香氣。

「誰要吃海鮮總匯披薩?」小雅高舉披薩,並用力甩了甩。

野貓們呆住了,牠們盯著那塊香噴噴的披薩,上面有各種各樣的魚肉。

幾秒後……

「是魚!給我!給我!」所有的野貓又叫又跳,陷入瘋狂狀態,每一隻都露出垂涎三尺的表情,眼睛死盯著披薩上的海鮮配料。

這就是吃飯皇帝大嗎……小雅覺得有些好笑。然後她轉過身,拿著披薩衝出捷運站。

野貓們把剛才制定的計畫拋到了九霄雲外,全部都跟著小雅離開美麗島,牠們發癲似地又跑又跳,雖然已經沒有了殺意,但這副瘋狂的模樣比追殺小雅時還恐怖。

好不容易,小雅跑到了一座停車場,那群野貓也忠實地追過來。

小雅打開自己的汽車車門,把那片披薩丟到車內。「想要吃的自己來,先搶先贏喔!」她大喊。

雖然牠們聽不懂小雅的意思,但美食當前,所有的念頭都指向同一個地方,野貓們齊聲嘶鳴,然後有如砲彈般跳進了汽車內。

在最後一隻野貓也跳進去之後,小雅迅速甩上車門。

車窗都關上、所有車門也都闔著的汽車內,一群野貓你爭我奪地搶著披薩,完全沒有注意到自己被關起來了。

「真不知道今天下班以後,打開這扇門會發生什麼事。」小雅想到那個畫面就忍不住頭痛,但還是抱緊炸彈,朝警察局的方向跑過去。

小雅沒有注意到,躲在附近草叢中,有兩雙瞳孔狹長的貓眼,不可置信地盯著自己。

「怪物……」魍魎吐出這兩個字。

─────

「你的兄弟還真可靠啊。」北風挖苦地說。

「……民以食為天嘛,大家都是平常吃不飽的流浪貓,體諒一下行不行。」魍魎也有些不好意思。

「魍魎,你還有其他手下嗎?」北風問。

「這是最後一批了啦!」魍魎生氣地說。「這個女人實在太可惡了,居然把我的所有兄弟都擺平掉,我四天王魍魎第一次受到這種屈辱!」

「沒辦法了,我們上吧。」北風嘆一口氣。

「什麼?」

「為了調度情況,我原本預計能不親自動手就不要的。」北風亮出自己的爪子。「這個女人讓我刮目相看了,不過你的那些手下全都是一些烏合之眾,換做是我的話,絕對不用五分鐘就能把她打敗。」

「如果還有我在,就不用一分鐘。」魍魎露出獠牙。「好啊,北風,讓她見識一下高雄四天王真正的力量吧!」

(未完待續)(下集傳送門)

 

原作者:時零宇宙 更多介紹

整合串往這裡走~雙擊下面的圖片!

END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高捷少女:購票大作戰③  歐巴桑露出懷疑的表情。「怎麼了,您跟夏尼爾小姐不是朋友嗎?只要打電話確認就好了,不是嗎?」「是……是這樣沒錯……可是……」小穹支支吾吾地說。我的確是潔西塔的朋友,但

高捷少女:地下城的探險少女② 「等我一下喔,我好像有帶去漬的清潔噴霧。」婕兒翻翻飛揚,拿出噴霧劑給小穹,小穹趕緊對著汙漬噴了噴,紅茶漬果然乾淨了許多。「婕兒,謝謝妳。來,還妳。」小穹感謝地把噴霧還給她,卻發現婕兒盯著打開的飛揚,一

婕兒──她的青春④ 「投降吧,耐耐!這回合妳將不會再有獲勝的機會了!哈哈哈哈!」 「妳確定?」耐耐臉上泛起一絲微笑,並將手中的牌展示給婕兒看 婕兒的笑容僵住了。恐懼浮現在她的臉。

高捷少女:購票大作戰(終) 完了。 這下真的完了! 艾米腦內所有的思考中樞,同時發出了淒厲的吶喊。完蛋啦!這下真的被揭穿了啦!! 「那……那是因為……」艾米結結巴巴的說:「因為……

高捷少女:美麗島的守護者② 這是在亦晨離開前的下午拍的,當時亦晨在美麗島跟小穹艾米等人在美麗島散步,為離開前補充一些回憶,這時剛好經過的小雅被艾米抓過來,做為同樣是高捷新人的她倆一同拍了一張紀念照。說起來她跟亦晨並不太熟,不過也

高捷少女:布拉格體驗㊤ 「可……可以去歐洲玩?而且還有人出錢?太棒囉!」婕兒忍不住歡呼起來,把扳手拋呀拋的,旁邊的客人紛紛轉過來看。「好了啦!」耐耐忍不住害羞起來,輕輕敲了一下婕兒的頭

我有話要說

>>

限制:留言最高字數1000字。 限制:未登入訪客,每則留言間隔需超過10分鐘,每日最多5則留言。

訪客留言

[無留言]

隨機好文

高捷少女:購票大作戰② 一個不好的預感浮現,艾米莉亞開始檢查屋子四處。窗戶跟陽台都有關好,也沒有被打開的跡象。但一股無形的壓力,開始在寂靜的公寓中蔓延,她不安地嚥一下喉嚨。最後,她走向那扇窗戶,那前天晚上,白龍為了逃脫,而撞

【歌評】蓮台野夜行 - 魔術師梅莉(魔術師メリー)  對於同一首歌每一個人都有不同的見解,看看別人對於這一首歌的看法,說不定就可以聽出這首歌想要表達的事情!

【歌評】蓮台野夜行 - 幻視之夜 ~ Ghostly Eyes 若有什麼是在聽到boss曲前的鋪襯,那一定就是每個系列的道中曲

【歌評】蓮台野夜行 - 幻想的永遠祭 蓮台野的探險雖然結束了,但是,誰知道是不是一段新的探險的序曲呢?

【歌評】過去の花 過去的花 ~ Fairy of Flower 彼岸花(higan bana),就是歌曲名中所指的花,而彼岸花又有「地獄花jigoku bana」的別稱,請注意,蓮台野的周圍可是長滿彼岸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