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讚] [會員登入]
385

高捷少女:耐耐的新年驚喜④

「雖然夫人一直有在保養身體,可是年紀畢竟不小了,醫生曾經說過,不管是不是假性陣痛,一旦夫人有感覺了便立刻送到醫院。」管家爺爺說:「我們已經打電話給附近的大型醫院,救護車很快便會來到這裡。」「去看伯母吧

分享此文連結 //n.sfs.tw/12494

分享連結 高捷少女:耐耐的新年驚喜④@小編過路君子
(文章歡迎轉載,務必尊重版權註明連結來源)
2020-04-02 23:39:52 最後編修
2018-07-04 12:44:38 By 過路君子
 

(續上集)(上集傳送門)

管家爺爺急匆匆地來到耐耐的房間門前,連敲都沒敲便打開門。

「大小姐!不好了!」他叫道:「夫人陣痛了!」

「真的?」耐耐擦掉眼淚,不可置信地抬起頭。

「原本醫生說要半個月後才會生,可是夫人她……」管家爺爺說道一半便喘了起來。

「那……要送到醫院嗎?還是留在家裡?」小穹問。

「雖然夫人一直有在保養身體,可是年紀畢竟不小了,醫生曾經說過,不管是不是假性陣痛,一旦夫人有感覺了便立刻送到醫院。」管家爺爺說:「我們已經打電話給附近的大型醫院,救護車很快便會來到這裡。」

「去看伯母吧,耐耐。」婕兒建議:「如果妳在伯母身旁陪她,她一定會堅強的。」

「好。」耐耐奔向媽媽的臥室,三位少女也跟上她的腳步。

還沒開門走進去,媽媽痛苦的叫喊聲便傳進耐耐的耳中,在她開門的一剎那,看到的是臉如死灰的女僕。

「大小姐,剛剛醫院打電話過來了。」她拿著手機。「住院程序跟床位都安排好了,夫人可以住院到順利產下,可是……」

她放低音量說道:「醫生說,她們需要老爺作為夫人伴侶,簽署手術同意書,他們才能幫夫人動手術。」

耐耐宛如遭受五雷轟頂。「不能讓我來簽嗎?。」

「我跟醫院解釋了夫人跟老爺的情況,他們說生產的手術同意書,正常來說都必須由伴侶來簽署。老爺跟夫人的離婚協議還沒有通過,法律上來說老爺仍舊是夫人的伴侶。」女僕說:「無論如何還是請老爺回來吧,這種法律上的程序很麻煩的,照著正規來比較好。」

「我知道了。」耐耐拿出手機,打電話給爸爸。

「喂,耐耐嗎?」爸爸的聲音從手機傳來。

耐耐正打算說明現在的情況,但就在這時,媽媽又發出一聲大叫,女僕趕緊過去安撫她。

「……那是妳媽媽的聲音,對不對?」爸爸的口氣失去了慣有的沉著。

「對。」

「妳們現在在台南的別墅吧?」爸爸急促地說:「在那裡等我,我馬上過去。」

「咦?等一下……」耐耐還沒有說完,爸爸便掛掉電話了。

「真是的,爸爸老是這麼急性子……」耐耐有點生氣,但看到臉色蒼白的媽媽,趕緊到床邊。

「……不要擔心,耐耐。」媽媽的口氣相當虛弱。「我挺得住……嗚……」

「加油啊,媽!」耐耐握緊她的手,在一旁打氣。

過了一陣子,一陣鳴笛聲傳進臥室之中,婕兒朝窗外一看,救護車已經開進了庭院,兩名醫護人員帶著推床下來。

「待會我們也一起去醫院吧。」婕兒看著心急如焚的耐耐。「耐耐要幫伯母打氣,我們也要當耐耐的強心針才行。」

小穹跟艾米莉亞同時點頭。

─────

三十分鐘後

「生產的時間至少十小時後。」醫生說:「在這之前我們會讓護士照顧太太,等到陣痛頻率小於五分鐘以後移往手術室。」

「好的,謝謝醫生。」耐耐說。

媽媽現在躺在醫院的病床上休息,一位護士站在床邊待命,少女們和管家爺爺在病房外聽醫生安排接下來的事。

醫生把手術的相關事項告訴耐耐以後便去準備了,留下少女們和管家爺爺。

「管家爺爺,伯父來得及在今天回來嗎?」小穹問,她猜想耐耐的爸爸或許在國外。

「老爺今天原本要在上海處理公事,現在應該已經在私人飛機上了。」管家爺爺解釋:「老爺在苗栗的別墅中有停機坪,他會在苗栗降落後搭車趕來。」

「這樣的話一定能在十個小時之內趕上的,耐耐妳不用擔心啦。」婕兒拍拍耐耐的背。

耐耐點點頭,但看起來還是很擔心。「剛才我還來不及解釋,爸爸就掛掉電話了,他甚至連媽媽懷孕了都還不知道,不曉得等等該怎麼跟他解釋……」

婕兒、艾米跟小穹看著彼此,相互眨了眨眼。

「耐耐,妳的意思是說,伯父只是聽到了伯母的叫喊聲,就連問都不問地趕過來了,對嗎?」婕兒問。

「咦?」耐耐把剛才的通話想了一下。「爸爸的口氣的確很著急。」

婕兒喜逐顏開。「這麼說來,伯父果然還是很關心伯母嘛!伯母知道以後一定會很高興的!」

艾米也說道:「等到伯父來到這裡,一定會跟伯母碰面的,說不定這是個能讓他們好好溝通的機會喔。」

「謝謝妳們的提議,可是我不希望媽媽跟爸爸見面。」耐耐搖頭道:「現在的媽媽最不能遇到的,就是情緒上的起伏,如果要讓他們見面,也要等媽媽手術完以後。我希望爸爸簽好名以後就離開醫院,直到我的妹妹生下來為止。」

「有道理。」小穹說:「不管怎麼樣,我們就先在外面等吧,耐耐妳先進去陪伯母好了,有需要再叫我們。」

耐耐點點頭,然後打開病房的門,回到媽媽身邊。婕兒隔著窗戶望進去,耐耐擠出笑容跟伯母說了一會話,不久後伯母也打開了話匣子,雖然婕兒不知道她們兩個聊什麼,不過伯母的心情應該平穩多了。

婕兒靈光一閃,想起昨天晚上的某件事。「我到耐耐家一下,很快就回來。」

「妳要去哪裡?」小穹問。

「去拿一個很重要的東西。」說完,婕兒走出醫院。

苗栗縣後龍鎮,一輛轎車駛出停機坪的大門,朝西南方的道路前進。

轎車前排坐著兩人,駕駛穿著正式的西裝,另一個中年男子披著一件價值不斐的夾克。

「剛剛夫人的管家說,夫人現在送到臺南署立醫院了。」西裝男子停頓了一下,語帶遲疑地說道:「……在婦產科的待產病房裡。」

中年男子的表情從晴天霹靂到恢復正常只有一秒。

「原來如此,那就直接過去吧。」他說。

不愧是董事長,換成是別人的話,知道自己的妻子懷孕了一定會不知所措。西裝男子暗想。

轎車持續行駛著,在他們來到一個十字路口前面時,卻被一排路障跟幾台警車擋住去路了。

「不好意思先生,這個路口半小時前發生車禍,請您從別處通過。」一個交通警察走到駕駛座的窗外,對西裝男子說。

「好的,您辛苦了。」西裝男子說完把車掉頭開走。

繞回原路的路上,中年男子指向一旁的小路。「從這裡走吧,我走過這裡,這裡離直達臺南的國道更近。」他說:「過年時期車禍只會多不會少,其他大路可能也禁止通行了。」

轎車駛近小路。路上中年男子一句話也沒說,但神情緊繃不已。

「不用擔心,董事長。」西裝男子說:「距離分娩還有好幾個小時,不需要太……」

他說到一半就住嘴了,中年男子的神情一變,他們倆的雙眼同時睜大,看向朝自己正面襲來的馬自達。

─────

「……那次的頒獎典禮是我主持的喔,得獎者還是艾米莉亞的後輩,因為她在美麗島徒手打敗一個持刀歹徒。」耐耐口若懸河地說著。

「真是誇張……」媽媽笑了。看著媽媽露出感興趣的樣子,耐耐更加賣力地講述她在高捷工作時發生的大小事。

她說到一半時,手機鈴聲忽然響起,是通訊軟體傳送訊息的聲音。

耐 耐打開手機一看,不由得心臟一糾。是爸爸的秘書。

「……我在高捷的同事傳訊息給我,我看一下喔。」耐耐笑笑著告訴媽媽,並打開手機。

當她看到秘書傳來的訊息時,手機便掉到了床上。

「耐耐?」媽媽眉頭一皺,拿起了手機。

「媽,不要!」耐耐尖叫,一旁的護士小姐也嚇了一跳。

媽媽讀了簡訊的內容,轉瞬間便臉色發白,她看向耐耐。「……我不是說過,不要告訴他的嗎?」

「……」一時之間耐耐六神無主,她不知道該擔心媽媽,還是簡訊上所寫的。

「怎麼了,耐耐?」小穹跟艾米聽到耐耐的尖叫後,便打開門走進來。

耐耐面有難色地看著她倆。「爸爸在開車來這裡的路上,遇到了車禍……」

小穹倒抽一口氣,艾米則想起之前在新聞上看到的,因為過年車潮而產生的交通問題……

耐耐的媽媽開始發抖,肩膀縮在一塊。「不應該告訴他的……他就是這樣……」她的眼神閃爍不定,彷彿即將崩潰。

在耐耐打算安慰她時,手機的簡訊通知聲又響了,她立刻瀏覽訊息。

「怎麼樣?」艾米問。

耐耐鬆了一口氣。「爸爸跟秘書都沒有受重傷,不過對方的汽車嚴重損毀,車主也腦震盪了,現在秘書在苗栗的醫院跟車主的家屬協調。」

耐耐的媽媽抬起頭。「沒有受重傷,意思是說完全沒有受傷嗎?到底有沒有其他問題?」

「爸爸的車子開啟了安全氣囊,秘書本人安全無虞,不過爸爸在翻車時右手不小心撞到而扭傷了,其他地方沒有大礙。」

「……這樣啊,太好了。」媽媽如釋重負地說,耐耐看著她放心的神態,心中有一種複雜的感覺。

─────

幾個鐘頭後,小穹走出醫院,打算到外面的餐廳買點食物。她剛踏出醫院的大門,就看到一台計程車開到門口。

下車的是一個中年男子,有著一頭銀色的俐落背頭,雙眼如鷹隼般銳利,他的右手被夾板給固定住,左手伸進口袋裡,拿出一張支票給司機。

「讓您開到這裡真是不好意思,不用找錢了。」中年男子說。

「……好的,謝謝。」儘管看不到支票上寫的數字,但從司機的訝異程度來看恐怕不小。

這個人,該不會是……小穹怔怔地打量他。

「小穹!」遠方的婕兒匆匆跑來。「妳怎麼出來了啊?」

「妳到底回去拿什麼啊,婕兒?花這麼久的時間。」小穹問。

「抱歉啦,剛才在路上遇到車禍現場,所以我半路就用走的。」

「小穹?婕兒?」那個中年男子眨眨眼,看向她們。「妳們難道是……」

「請問您是耐耐的爸爸嗎?」小穹問,婕兒嚇了一跳。

那個男子點點頭。

兩位少女趕緊彎腰鞠躬。「伯父您好,我們是耐耐的朋友。」

「耐耐有說過二位跟艾米莉亞小姐有來我們家過年,二位好。」伯父說。「想必二位知道內人在哪裡吧?能請二位帶個路嗎?」

「伯父,不好意思。」婕兒說:「我們聽說您跟伯母的……事情了,現在的伯母看到伯父以後,萬一產生情緒上的起伏恐怕會影響生產,所以……」

伯父的表情變得黯淡起來。「我懂了,我會在手術同意書簽好後,直到手術結束再找她的。」

在回婦產科的路上,婕兒傳了訊息給耐耐,告訴她爸爸回來了;到了婦產科外面的走廊時,耐耐跟管家爺爺已經在那裡等了。

耐耐看到爸爸的前幾秒,一句話也沒說,淚水卻在眼眶裡打轉。

「讓你們擔心了,我很抱歉。」爸爸說道。

耐耐衝到他的懷裡,眼淚不可抑制地傾瀉而下,爸爸溫柔地拍拍她的背,任由耐耐盡情地哭泣。

管家爺爺拿出一張紙遞給耐耐的爸爸。「老爺,這是手術同意書。」

耐耐放開爸爸,泛紅的雙眼看著他的右臂。「爸爸,你的手這樣……」

「對耶,耐耐的爸爸應該是右撇子吧?這樣子有辦法簽名嗎?」小穹說。

只見耐耐的爸爸從口袋拿出一支鋼筆,管家幫她拔掉筆蓋後,他就將同意書平放在一旁的椅子上,俐落地用左手簽好名。

「小穹小姐,這點您不用擔心。」他說:「為了加快工作中簽合約的效率,我在耐耐出生之前,就有在練習用左手簽名了。管家,這樣子可以嗎?」

管家看看同意書。「沒有問題的,簡直比老爺您用右手簽還要工整。」

「你是說我右手寫字很醜?」伯父眉頭一皺。

「當然不是。」說完後,管家帶著同意書走到醫生的辦公室。耐耐的爸爸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凝重地看著手術室的大門。

「太好了,這樣子手術就能順利進行了。」耐耐說:「對了婕兒,妳剛剛回去拿什麼呢?」

婕兒嘻嘻一笑,從飛揚拿出一張表框的全黑相片。

耐耐輕呼一聲。

「雖然從現在的情況看來,這個東西已經派不上用場了。」婕兒說:「不過在手術結束以後給伯父伯母看看這張照片,說不定他們會想起某些重要的事喔。

(未完待續)(下集傳送門)

 

原作者:時零宇宙 更多介紹

整合串往這裡走~雙擊下面的圖片!

END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婕兒──她的青春① 「各位乘客,本列車即將抵達拉里奧哈自治區,並在此地停留三天兩夜,後天的中午十二點將搭乘班機返回臺灣,感謝各位乘客對本次旅程的配合。」火車上的廣播器朗誦道。「時間過得真快呢,這次的歐洲之旅就這樣結束了,

婕兒──她的青春③ 「墮天使穹音!」婕兒拿出平底鍋。 耐耐憋著笑搖搖頭。「不是喔,她是我的……我的……」 「替身。」小穹小聲提醒忘記台詞的耐耐。

小穹‧動畫化‧體驗記 後記 之前有大大跟我反應,表示《小穹‧動畫化‧體驗記》的風格跟之前的作品有落差,劇情過於認真,所以我想趁這個機會跟大家聊一些事情。 我寫的高捷少女系列文主要會分成四種類型去構思,分別是

高捷少女:地下城的探險少女① 婕兒心中一奇,便走上前看著仔細。那塊凹進去的地方中心大約三公分厚,越往邊緣就越淺,圓型直徑十五公分。婕兒拿出銅盤對比一下,發現兩者大小竟然一致,銅盤似乎能夠完整的嵌進去。     婕兒看著凹槽,心中

【小說EPUB下載】﹝持續更新﹞高捷少女二創小說全 網頁上的無名小說EPUB化了?!

高捷少女:耐耐的新年驚喜 前言 下禮拜起。高捷少女的同人文重新開始連載。接下來的作品會收錄在

我有話要說

>>

限制:留言最高字數1000字。 限制:未登入訪客,每則留言間隔需超過10分鐘,每日最多5則留言。

訪客留言

[無留言]

隨機好文

高捷少女:美麗島的守護者④ 光之穹頂的某處垃圾桶底,一個四方形的機器持續發出聲音,機器的儀表板上顯示著「1:25:10」的字樣,外表被一層鞭炮所掩蓋。儀表板的數字每秒不斷減少,細微的嗶嗶聲也隨著數字的改變發出,但在熙來攘往的美麗

高捷少女:耐耐的新年驚喜(終) 他的話說到一半,便被一陣響亮的哭聲打住了,是從產房中的傳來的。聽起來就像嬰兒的哭聲。 婕兒、小穹跟艾米也被哭聲吵醒,婕兒揉揉眼睛,看向呆若木雞的耐耐父女。「剛剛的聲音,該不會是……」

婕兒──她的青春② 艾米直搖頭。「我真不敢相信,小穹妳都二十幾歲了,為什麼能想出這種故事呀?」「婕兒也是二十幾歲啊,妳想想她現在是什麼樣子?」小穹不滿地指向火車的方向。

【歌評】蓮台野夜行 - 魔術師梅莉(魔術師メリー)  對於同一首歌每一個人都有不同的見解,看看別人對於這一首歌的看法,說不定就可以聽出這首歌想要表達的事情!

【歌評】蓮台野夜行 - 幻想的永遠祭 蓮台野的探險雖然結束了,但是,誰知道是不是一段新的探險的序曲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