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讚] [會員登入]
414

高捷少女:購票大作戰(終)

完了。 這下真的完了! 艾米腦內所有的思考中樞,同時發出了淒厲的吶喊。完蛋啦!這下真的被揭穿了啦!! 「那……那是因為……」艾米結結巴巴的說:「因為……

分享此文連結 //n.sfs.tw/12442

分享連結 高捷少女:購票大作戰(終)@小編過路君子
(文章歡迎轉載,務必尊重版權註明連結來源)
2020-04-02 15:27:17 最後編修
2018-06-10 17:25:02 By 過路君子
 

(續上集)(上集傳送門)

「抱歉各位,我回來了!」遠方的倩影姍姍來遲,正是小穹。

「妳的事情都處理好了嗎?」耐耐問道。

「嗯,有另外一位站務員來替補,娟姊知道我們出來玩,所以讓我先回來。」小穹一邊說,一邊對艾米使眼色。

在差點被撞的驚險結束後,艾米看了小穹傳的讓自己脫身的藉口。「妳就告訴大家說,小雅想要送衣服給妳做聖誕禮物,但是不確定妳的尺寸,所以要妳去找她一起到服裝店。」小穹如是說。

在剛看完這則訊息時,艾米本來打算就這麼說,但現在,她有更好的辦法。

「唉呀!」她蹲下來,伸手撫摸自己的腳踝。「好痛……」

「咦?」小穹一愣,可是另外三位少女全部圍上去。

「艾米,難道妳剛剛受傷了嗎?」耐耐關心地問。

「唔……我想起來了,雖然沒有被機車撞到,但我的腳好像被機車擦到。」她說:「其實剛剛就有一點疼,但現在感覺更痛了……」

「艾米……妳……被車撞了?」小穹問。

「噢,小穹你不知道嘛,剛剛艾米她呀……」婕兒開始說剛才發生的事情。

聽完後的小穹大驚失色。「怎麼會……艾米,妳有沒有怎麼樣?」

艾米搖搖頭。「我想我大概是腳踝扭到了。雖然很痛,不過還不算太糟,只要貼個膠布,再休息一下應該就沒事了。」

「好好,我先帶妳回家休息吧……」小穹走上前,把手放在艾米的背上,原本艾米以為她要扶著自己,沒想到小穹另一手抓住艾米的大腿,把她整個人用公主抱的姿勢抬起。

「小穹……」艾米一呆。「妳在幹嘛?」

「把妳帶回家呀。」

「用扶的就好了啦!」艾米的臉比蘋果還要紅。「我只有一隻腳扭到,幹嘛用公主抱啊?別人都在看耶!」

「噢,好吧。」小穹把艾米放下來,用手攙扶她。「我們回去吧。大家,等我把艾米送回家後,在過來陪妳們。」

跟大夥道別後,穹艾二人走到附近的公車站牌,艾米莉亞馬上放開小穹,兩腳穩穩地站在地上。

「艾米,妳……沒事呀?」小穹張大眼睛。

「剛剛我是真的差點被車撞到,不過放心,沒有怎麼樣。」

「那……那妳為什麼要假裝受傷?」

「這樣才能順勢離開啊。」艾米說:「婕兒跟耐耐可能已經懷疑我們了,妳想的逃脫藉口雖然可行,但她們剛剛親眼看到我差點出意外的場面,所以說腳受傷的話也比較不會令人起疑。

「等等我會進行接下來的計畫,妳過幾分鐘再回去,告訴她們我在家裡休息,知道嗎?」小穹聽完點點頭。

─────

「說吧,到底是怎麼回事?」婕兒兩手插腰,嬌小的身軀卻宛如一堵高牆。

「……哈哈……我……我聽不懂妳的意思耶,婕兒……」小穹乾笑著說,卻無法掩飾內心的心虛感。

「還想騙人嗎?哼,老虎不發威,妳就當我是病貓啊?」

回到愛河以後,她們一起參觀愛河的聖誕祭,一開始都還滿正常的,不過在潔西塔的注意力,被超大的聖誕老人燈籠吸引走以後,小穹就被婕兒帶到遠處的角落審問。

「我剛剛思考了一下,艾米說她的腳扭到了,可是既然是被機車擦到才扭傷,為什麼過這麼久才覺得痛呢?」婕兒說:「還有,從我們出來玩開始,妳跟艾米總是會有一個人不見,兩個人同時跟著我們的時間少之又少,妳們是不是暗地裡在做什麼?」

「……怎麼可能呢?妳太神經質了啦!」小穹矢口否認。

婕兒一腳踏向地面,小穹感覺到一股震動自她踏地的那一刻出現。小穹想起來了,以前聽耐耐說過,婕兒雖然有著蘿莉的幼小身段,卻有著非常可怕的怪力。

「小穹,人家最討厭有人偷偷摸摸的做事情了,快點把妳跟艾米莉亞在做的事講出來!」

完蛋了……這下真的完蛋了!小穹在心中尖叫著。正當她猶豫著要不要招供時,突然想到之前艾米莉亞用來逃跑時想出的爛招。

「有了!我就用艾米那一招唬過婕兒吧!」小穹暗想:「婕兒那麼單純,一定也會上當,不過她對烤魷魚應該沒興趣,就改成扳手好了。嗯,就這麼辦!我先跟她說天上有飛碟在飛,然後再告訴她有大扳手在飛,等她轉過去看時我再跑去找潔西塔。當著潔西塔的面,婕兒也就不好意思逼問我了。」連聰明絕頂的自己都受騙,婕兒就更不用提了。心念至此,小穹忍不住微笑起來。

「婕兒妳看,那裡有飛碟在飛耶!」小穹指向天空。

「什麼?真的假的?在哪裡?」婕兒睜大眼睛望向夜空,滿臉期待之色。

小穹差點昏倒!

「我都還沒講到大扳手耶!」小穹暗想:「沒想到婕兒比我預想的還笨……算了,這樣也好,反正目的是達成了。」

小穹跑向潔西塔那裡,她正在和遠方的聖誕老人燈籠合照。

「唉呀,怎麼這麼急匆匆的呢?」一陣柔和的嗓音出現,隨即冒出一隻手,抓住奔跑中的小穹。

小穹一僵,發現滿臉笑吟吟、但絲毫沒有鬆手的耐耐。「人家一開始是沒有注意到,不過在婕兒告訴我、而且看到小穹妳剛剛這麼慌張的樣子,要人家不懷疑都難囉。

「可以告訴我吧?小穹?而且我剛剛還看到妳用某個只有傻瓜才會上當的謊話戲弄我家又可愛又單純的婕兒妹妹,現在我的心裡有一‧點‧點不高興呦。」

曾經因為這種謊話上當的傻瓜小穹更慌張了。耐耐的笑容很甜美,但散發著一股令她顫抖不已的氣勢。

百忙之中,小穹注意身邊的小販,在櫃台堆著許多東西,都是聖誕節的應景商品,有鈴鐺、禮物包裝紙,還有……

小穹情急智生,她抓住其中一個商品,一叢翠綠色的小草。「這個給妳!」

「這是……?」耐耐眨眨眼。

「小姐妳還沒付錢呀!」老闆說。

「這叫作檞寄生。」小穹說,同時用另一隻手掏錢給老闆。「我以前聽艾咪說過,在西方的聖誕節文化裡,只要在接進聖誕節的日子中,情人在檞寄生下面接吻,就可以永遠在一起喔!」

小穹指向一旁的婕兒,她還在找飛碟。「妳在婕兒旁邊把謝寄生舉在她頭上,然後啾她一下,說不定……」

小穹說完,耐耐馬上就臉紅了。「檞……檞寄生的故事,我以前也聽說過,現在離聖誕節也滿近的……」她看看婕兒,露出期待的微笑。

「耐耐,婕兒現在的注意力都在找飛碟上,趁現在動手還有機可乘,等她回過神來,就不會讓妳啾了喔。」小穹說。

「嗯……那麼這個就借我一下囉,嘿嘿嘿……」耐耐把檞寄生拿走,笑嘻嘻地走向婕兒。

在擺脫耐耐後小穹放下心,來到潔西塔身邊。「潔西塔,我們一起跟燈籠合照吧。」

「好啊。」她們湊在聖誕老人燈籠前面,小穹高舉手機,按下快門。

同時,婕兒驚駭無比的尖叫從遠方傳來,她的臉頰上出現好多唇印。

艾米搭上公車後,並沒有回到家中,而是來到小雅住的公寓。

「艾米前輩妳來啦?歡迎歡迎!」小雅正在看電視,看到艾米後又驚又喜。

「小雅,手機借我,我有重要的事。」艾米說。

「咦?喔。」小雅雖然不解,但還是乖乖掏出手機。

艾米用她的手機,打電話給了潔西塔。「喂,妳好?」她的嗓音從手機傳來。

「Hello!夏尼爾小姐,我是XX國際航班的員工,請問可以耽誤您幾分鐘嗎?」艾米說,並在這句話後面,用英文重複了第二遍。

這是小穹與艾米的計畫之一,雖然新機票已經成功購得,但如果潔西塔發現自己的普通機票,變成了商務艙的機票,小穹跟艾米就百口莫辯了。

「所以妳要假裝成航空公司的服務員,打電話給潔西塔,告訴她說我們把她的座位換到商務艙。」小穹當初這麼說的:「而且記得要拿其他人的電話喔,潔西塔有我們兩個人的手機號碼,所以不能用妳的手機打。」

「既然如此,那妳在回來之前借別人的手機打給她不就好了?如果連我也有事先走,婕兒她們會更懷疑耶。」

「我本來也想這樣,可是後來我又想到,如果我是航空公司的服務員,明明知道潔西塔是外國人,還用中文跟她溝通不是很可疑嗎?服務人員應該會在用中文說完話之後,再重複一次英文版的。」小穹說:「艾米妳的英文比較好,所以妳來講比較適合啊。」

─────

小雅聽到艾米的台詞,困惑地望著她,這股視線使得艾米的心情相當緊張。

「唔……好的,請問有什麼事呢?」潔西塔問。

潔西塔說的時候口氣好像有些懷疑,難道她認出我的聲音了嗎?艾米莉亞突然想到,忍不住冒出冷汗。

接著,她壓住喉嚨。「是這樣的,本公司的機票座位系統出了一些差錯,所以您的由臺灣前往香港的航班座位必須重新分配。而我們將您的位子調到其他地方了,所以在此通知您。」因為喉嚨被手指抵住的關係,這次艾米的嗓音跟剛才不太一樣,希望這樣就能消除潔西塔的疑慮。

「這樣啊,好的。」

「為了補償本公司的失誤,我們將您的座位更改至商務艙,希望您能更愉快地享受旅遊。」

「咦?真的嗎?太好了,謝謝你們!」潔西塔的口吻興奮了起來。聽她的語氣這麼高興,艾米也覺得很欣慰。

「……不過……不好意思喔。」潔西塔又說道:「我有一件事想問一下。」

「好的,請說。」

「……那個,之前我打電話給你們詢問機票的事時,打過去的電話號碼是你們航空公司的號碼。」她說:「可是這通電話,為什麼是個人手機的號碼呢?」

─────

完了。

這下真的完了!

艾米腦內所有的思考中樞,同時發出了淒厲的吶喊。完蛋啦!這下真的被揭穿了啦!!

「那……那是因為……」艾米結結巴巴的說:「因為……

「……因為我剛剛才收到上司傳來的換座位通知,不過我已經下班離開公司了,所以才用自己的手機撥號。」艾米勉強說出剛剛想出的說辭。

這個藉口好爛,她心想,潔西塔也在運輸業工作多年,應該不會這麼容易相信吧?

「原來是這樣啊。」潔西塔說:「謝謝妳的提醒,也謝謝你們公司給我商務艙的好位置喔。」說完她便掛掉電話了。

「呼……」艾米如釋重負,按住方才悸動不已的胸口。

「艾米前輩,妳剛剛在跟誰說電話呀?」小雅問道。

「哦,這個嘛。我跟妳說喔……」艾米湊到小雅的耳邊,把關於機票的事告訴她。

她講完以後,小雅驚訝得闔不攏嘴。「天啊!……妳們……妳們太扯了啦!小穹前輩到底在想什麼呀?!」

「噓!」雖然沒有別人,但艾米看小雅這麼大聲,卻也不自覺害怕起來。「我們快成功了,接下來只差最後一步,就大功告成了啦。」

「妳就是因為這樣,才會借我的手機啊?」小雅臉上出現三條線。「怎麼辦……這下子我也變成共犯了啦……」

「不會有事的,如果真的被揭穿──雖然應該不至於──我不會提到妳的,就說是我其他的朋友。」艾米說:「不過,妳要答應我不能講出去喔,知道嗎?」

─────

「耐耐,發生什麼好事了嗎?妳看起來好高興。」潔西塔問:「咦?婕兒,妳的臉怎麼這麼紅啊?」

「嘿嘿嘿……」耐耐一邊傻笑,一邊擦掉嘴角的口水。

「怎麼辦……人家嫁不出去了啦……」婕兒看起來一付頭昏腦脹的樣子,用手按住紅得發燙的臉頰。

「……那個,潔西塔,剛剛是誰打電話過來啊?」小穹問。

「是航空公司喔,他們告訴我我的座位換了。」潔西塔高興地說:「而且是換到商務艙耶,我這輩子都沒搭過商務艙,真是太棒了。」

「Yes,計畫成功!」小穹在心裡暗爽,然後又道:「等等,妳說的航空公司,是不是XX國際航空公司?」在艾米拿出損毀的機票時,小穹就記住公司名稱了。

「是啊。」

「那真是太巧了,我有一個朋友就是在那間公司工作的,而且是小港機場的櫃台人員喔。」小穹說:「不如這樣好了,我請那位朋友幫妳把新機票拿回家裡,這樣我們就省得再到小港機場了。」

「咦?可是……」

「沒關係啦,不用不好意思。」小穹說:「我那位朋友是我以前的同學,也有我家的鑰匙,我請她幫妳直接拿回家裡就好,不會有問題的。」

「唔……好吧,感覺有點過意不去呢。」潔西塔點點頭道。

「耐耐,小穹除了我們以外,還有好到有她家鑰匙的朋友嗎?」婕兒小聲詢問,同時用雙手護住臉頰。

「嗯……我也不知道呢,不過如果是學生時期的好朋友,應該有吧。」

「……」婕兒看著小穹,心中有股說不出的感覺,但看到一旁的潔西塔,便打消了再度逼問的念頭。

「好了,接下來我們要去瑞豐夜市嘛?走吧走吧!」小穹說完,帶領大家前往捷運站。

同時,她的心情也變得更舒暢,畢竟就算艾米打了電話,也不能讓潔西塔跑去小港機場領票,所以她一開始計畫時,也有把這點考量進去,而現在連最後一步都安全達陣,整個換機票的計畫也就等於圓滿完成了。

接下來的行程,我也可以好好玩了,她心想。

─────

瑞豐夜市距離捷運站非常近,四位少女出站後,沒走幾分鐘便到了。「瑞豐夜市雖然攤位很多,但不像其他大型夜市總是人擠人的,非常適合慢慢消磨時間喔。」婕兒告訴潔西塔。

「等等,這裡……」潔西塔看著四周。「這附近……我們昨天搭公車到小穹家時,好像有經過這邊耶。」

「是啊。」小穹說:「瑞豐夜市是離我們家不遠,其實如果一開始預定路線時,從夜市當作第一站,會更省時間也說不定呦。」

「可是夜市就是要越晚越熱鬧嘛,那時候才傍晚而已,有一些攤子還沒有開的說。」婕兒說。

小穹突然想到,如果真的以夜市當起點的話,艾米當時就不會回家拿折價券,可能也不會發生這麼多烏龍事了。

「對了,艾米現在還在家休息嘛,我們等等買點小吃到妳們家去看她好了。」耐耐提議。

「好啊。」小穹說:「等一下我先打個電話給她,問她情況怎麼樣。」

因為晚餐吃的東西還沒消化完,少女們決定先從遊樂區玩起,於是她們來到夜市後方擺有套圈圈、夾娃娃機等設施的區域。

其他人在玩的時候,小穹來到遠方的安靜處,打電話給艾米莉亞。「艾米,我已經告訴潔西塔,會找人幫她拿機票回家了。」

「好,小雅這邊也沒問題,她答應我會幫我們守住秘密。這樣就大功告成了吧。」

「沒錯。還有,我們現在在瑞豐夜市,等等大家要到家裡,妳要貼膠布假裝受傷喔。」

「好啦。」

小穹結束通話後,回到遊樂區,看到婕兒跟耐耐在比賽投籃,潔西塔卻不見蹤影。

「潔西塔到哪裡去了?」小穹問。

「她去附近的便利商店借廁所,等一下就回來了。」婕兒說。

然而過了整整十分鐘,潔西塔的身影才從人群中出現。

「潔西塔,妳怎麼去這麼久呢?」耐耐一邊揮手一邊問道。

「不好意思,發生了一些事情……」潔西塔朝她們小跑步過去,但她的手上抱著一個東西,所以跑得不快。

「那是什麼啊?」耐耐好奇地問,並指向潔西塔的懷中物事。

「這是我在路上碰到的。」潔西塔說:「這是一隻小貓,我是在路上看到牠的,不知道為什麼,這隻貓咪的身上有很多擦傷,而且看起來非常痛苦,很可憐呢。」

聽到這句話,小穹睜大眼睛。

「這隻白貓身上都是繃帶跟藥膏耶,是潔西塔妳弄的嗎?」婕兒問。

「嗯,我的背包裡有藥膏跟一些危急時能派上用場的醫療用品,所以替牠做了簡單的包紮,雖然應該送到醫院,但我想貓先生應該沒有大礙了。」

「等等……這隻貓……」耐耐看著受傷的白貓,不安地說:「牠的左眼皮有一道貫穿過去的疤痕,該不會……」

小穹緩緩地轉過頭,一步一步走向潔西塔。她有聽艾米說過機票被損壞的原因,還有發生的過程。而這裡離案發現場不遠,難道說……

來到潔西塔面前後,小穹總算看清楚了,這隻貓儘管灰頭土臉,小穹卻永遠忘不了牠。

在潔西塔懷抱裡的,就是傷痕累累的白龍。

   幾分鐘前,潔西塔上完洗手間,打算到夜市時,在路上看到一團毛毛的東西,一邊發抖一邊前進。

潔西塔好奇地走過去看,發現是一隻貓,忍不住叫了出來。

原來白龍在被撞後,在空中飛了好一段距離才落地,而被嚇昏加上強大的墜落力量,就算是身手矯健的牠也猝不及防,狠狠地摔了個貓吃屎。

白龍的兩隻前腳掌都扭傷了,身體也在粗糙的柏油路上多處挫傷,而且著地的腹部也疼痛不已。牠在馬路上躺了一分鐘才勉強爬起來,幸虧那條路十分偏僻,沒有汽車經過。

如果是普通的貓,受到這麼重的傷,肯定早就昏死了,幸好白龍的筋骨強健,才有辦法保持意識。牠爬起來後也知道受傷不輕,於是打算回到自己的窩休息,而那裡不巧離牠出事的地方很遠。

但也沒別的辦法,白龍便拖著重傷的身體一步一步走向位在暗巷的老巢,途中正好經過潔西塔借廁所的便利商店。

潔西塔雖然對白龍的慘況錯愕不已,但看著牠艱難前進的樣子,也覺得有些不忍,於是傑西塔走向白龍,將牠抱了起來。

潔西塔帶著白龍,來到人少一點的地方,把自己的藥膏跟繃帶拿出來,檢查白龍的傷勢後做了簡單的處理,除了在擦傷的地方抹上傷藥,更把扭傷的前腳固定好。費了好一番工夫才把白龍整治完畢。

「貓先生,你的傷真重呢。」潔西塔說。「這樣子有感覺好一點了嗎?」

「這……這個人類是怎麼回事啊?」白龍心想:「我這輩子壞事做盡,人類看到我不是擺臭臉就是丟東西(尤其是那兩個同居的吃貨跟矮子),在我如此不濟時對我伸出援手的人類,這還是第一個。」

「這附近沒有醫院,我等一下再幫你找喔。」潔西塔說完,一把將白龍抱起來。「我要先去找我的朋友。」〞〞

「潔西塔,快點放開牠。」耐耐說,語氣難得的嚴肅。

「沒錯,不要再抱著牠了,潔西塔。」小穹說。雖然白龍受了傷,但想到牠過去的惡行,小穹不免擔心抱著牠的潔西塔。

「咦?為什麼呢?」潔西塔疑惑地說。

「潔西塔,妳來高雄只有短短幾天,所以應該不知道……」耐耐把白龍的事蹟大致講了一下。「……雖然牠現在受傷了,但是野貓的生命力可是很頑強的,白龍可能等一下就會攻擊妳喔。」

「這是真的嗎?真不敢相信,這麼可愛的白貓竟然……」

「牠哪裡可愛啊?」小穹吐槽道,白龍的臉上有一道顯著的疤痕,就算擬人化也是凶神惡煞的嘴臉。「我跟艾米因為牠吃了很多苦,更何況牠還弄壞了妳的機票。」後面那一句小穹只在心裡講。

就在這時,白龍從傑西塔懷裡跳出來。

「怎麼會?」潔西塔一驚。「貓先生剛剛還站不穩呢,居然這麼快就能動了?」

白龍穩穩地著地。耐耐說得對,白龍露宿街頭多年,身體早就磨得十分堅韌,用RPG來講就是回復力滿點的妖精,繃帶包紮加上休息了一下,簡單的動作也可以勉強達成了。

白龍站好後,直盯盯地看著傑西塔,小窮怕白龍會攻擊牠,於是向牠邁進一步。

這時,白龍走上前,用臉頰蹭蹭潔西塔的靴子,「喵」的一聲叫出來,聲音跟平時的凶狠截然不同,簡直就像家貓一般溫順。

「「「什麼?!」」」三位高捷少女猶如晴天霹靂。

潔西塔倒是很高興。「我就知道!這麼可愛的貓先生果然不是什麼四天王,很乖呢。」潔西塔把手伸向白龍,白龍親暱地舔了舔她的手。

「想不到……不用老奶奶出馬,白龍就被潔西塔收服了!」婕兒說:「白龍一定是被潔西塔的照顧感化,才會對她這麼服從。」

「那隻老是跟我們作對的野貓,居然也跟影子對老奶奶一樣這麼乖巧。」小穹震驚地想,同時也有點生氣:「這就是所謂的有奶便是娘嗎?這隻勢利眼的貓!」

潔西塔跟白龍玩了一會後,白龍轉過頭來看著小穹,然後朝她小跑步過去。

「……怎麼回事?」小穹納悶地想。

白龍繞到她背後,然後跳了起來,小穹感覺到自己褲子後面的口袋有動靜。

白龍墜地時,牠叼著一個新東西──一截撕成兩半的信封。

小穹的心臟差點麻痺。

「這是什麼啊?」婕兒湊過來。

白龍咬著信封,走回潔西塔面前,抬起頭望著傑西塔,像是要把信封交給她。

「啊啊啊啊啊!你做了什麼啊?!」小穹在內心大叫:「為什麼,為什麼老天爺要這樣對我?」機票雖慘遭蹂躪,但也在潔西塔的背包裡放了很久,白龍憑上面的氣味就知道這是潔西塔的東西。

「我應該在出機場後就把它丟掉才對。」小穹心想,她急到全身都在顫抖。「不要撿啊!潔西塔!」

來不及了,潔西塔的手指已經伸向信封。

「一切都結束了,艾咪。」小穹內心的小劇場仍在繼續。「我們所有的努力都白費了,該開始想要怎麼跟潔西塔道歉了。」

「這個是……」潔西塔拿起信封,從斷掉的地方抽出機票,準備讀上面的內容。

這時,她的手機忽然響了。

潔西塔把髒髒的信封放到地上,打開手機。「喂,你好。」

「是救贖啊,這是天國的天使打來的電話啊。」小穹在心中唱起贊歌。「神啊,謝謝您讓潔西塔放下了機票,謝謝!」

「耐耐,小穹好奇怪喔,她為什麼一會哭一會笑啊?」婕兒不安地說,同時小穹在潔西塔聽電話時,走上前將信封拿走。

「這張紙剛剛包過食物,白龍可能是聞到香味才咬走的吧。」小瓊告訴婕兒跟耐耐。

就在這時,聽電話的潔西塔,表情從原本的困惑,變成又驚又喜。「這……這是真的嗎?對方也同意了?」

電話那頭的人說了幾句話,潔西塔高興地笑了。「好的,謝謝您給我這個機會。」

她喜孜孜地掛掉電話。「各位,妳們知道機場幾點關門嗎?我要去機場一趟。」

「為什麼?」

潔西塔的笑容加大。「妳們知道嗎?我這次來臺灣路考,不只是為了執照而已。」她說:「國際運輸業組織最近舉辦了一個交流活動,對象是臺灣跟歐洲的地鐵公司。

「布拉格地鐵公司恰好得到機會,只要有意參與的駕駛員來臺灣考取捷運執照,就可以在臺灣的捷運站工作,我這次來就是因為報名這個活動。

「而剛剛我的老闆告訴我,因為我已經成功考到執照,所以可以在臺灣工作了。我等等就要去機場,把回去的機票退掉!」

「這是真的嗎?潔西塔,妳以後要住在臺灣?」婕兒張大眼睛。

「嗯!」

「太棒囉!」婕兒大聲歡呼,繞著潔西塔轉圈圈,耐耐也因為這樁喜事跟潔西塔道賀。

「不過,妳剛剛不是得到商務艙的機票嗎?那麼那張機票怎麼辦?」耐耐問。

「姆……雖然放棄商務艙的體驗很可惜,不過能留在臺灣更棒喔,我一直很想住在這裡看看。」潔西塔說。

「那……那個。」小穹問,她的身體搖搖晃晃的。「妳說妳不回布拉格了,意思就是說那張機票用不到了,對不對?」

「……是啊。」

「那麼……」小穹又說:「如……如果,我是說如果。如果妳的機票本來沒有換成商務艙,而且不小心損毀了,那該怎麼辦?」

「唔……這個嘛……」潔西塔想了一下。「不管怎麼樣,我都不會搭飛機了,原本的機票也要退回航空公司,如果機票損毀的話,就只要打電話給他們取消座位就好了,這樣還省了一道程序呢。為什麼問這個?」

砰!

「啊!小穹!醒醒,醒醒啊!」

「來人啊,過來幫一下忙。這裡有人昏倒了啦!」

「小穹,妳怎麼了啊?不要嚇我們啦!」

「我還第一次看到真的有人一邊昏倒,一邊口吐白沫的。誰快來幫幫忙啊!」〞〞

半個小時後

「哈哈哈哈哈哈哈……咳……咳……」婕兒一邊大笑一邊拍桌子,笑到後來開始咳嗽。耐耐趕緊拍她的背,但她也在拼命憋笑。

「所以說……艾米並沒有受傷,而且這張機票是妳們買的嗎?」潔西塔拿著商務艙機票,問小穹跟艾米莉亞。她們費了好一番工夫才把小穹帶回家裡,等小穹醒後馬上把她們幹的好事和盤托出。

「對不起,我不該自作主張的,潔西塔,請妳不要生艾米的氣,都是我的餿主意。」小穹將雙掌按在桌上,作出賠罪的姿勢。

「我也是,我應該馬上阻止小穹的,妳想罵就盡量罵吧。」艾米也擺出同樣的動作。

「真是的……雖然妳們私底下做了這麼多烏龍事,的確讓人不太高興,不過我也沒有很生氣啦。」潔西塔揮揮機票。「我希望妳們可以在事情發生時就告訴我,這樣才是正確的解決之道啊,何況我也不用回布拉格了。不過真沒想到,小威跟我的緣分居然這麼早就結下了呢。」

「小威是誰啊?」艾米問。

「牠啊。」潔西塔指指趴在自己大腿上的白龍。「我決定要養牠,如果照妳們說的,小威以前是一隻頑劣的野貓,那麼只對我溫順的牠如果成為我的寵物,街坊鄰居也能省卻一樁麻煩,不是嗎?」

「哈哈哈哈哈哈……妳們兩個比我還笨耶……居然想出這麼荒唐的計畫……哈哈哈……咳咳咳……」婕兒還在狂笑,眼淚留個不停。

「我才不想被相信真的有飛碟的笨蛋嫌!」小穹敲她的頭。

「好了啦,雖然今天發生了這麼多事,但也是好運連連啊,不但四天王又少一隻了,而且我們還多了一位新同事。艾米,以後妳們可以並稱高雄捷運西洋血統雙璧喔。」耐耐說。

「那個……我忘了講。」潔西塔說:「我是要到臺北捷運任職,而不是高雄喔。」

「咦咦咦咦咦??」高捷少女們都嚇了一跳。

「就像這次計畫是由布拉格地鐵公司抽到一樣,亞洲這裡也是某個國家的城市抽到,而不單是一個國家而已。」潔西塔說:「而臺灣抽到的城市是臺北,而且我本來是要到北捷路考的,可是我跟國際組織反應說希望到高雄考試順便探望朋友,所以才會讓我來這,不過考到執照之後我就要去臺北了。等元旦連假放完,就是我正式成為北捷列車長的日子。」(註:配合劇情需要,本故事假設高捷與北捷的列車規格相同。)

「唉,真是的,害人家這麼期待……」婕兒垂下頭。

潔西塔摸摸她的頭髮。「雖然臺北離高雄有點遠,但也比布拉格近很多啊,我會在臺灣待至少一年,有的是機會碰面。」經潔西塔這麼講,婕兒也覺得有道理。

「小穹,如果潔西塔要去北捷,那就是說……」艾米看著小穹,小穹也知道了她的意思。她倆一致看向潔西塔,露出會心的一笑,潔西塔卻不明所以。

「潔西塔,既然妳之後就要北上,那我們就把握這幾天多留一點回憶吧!」婕兒說:「今晚的行程還有很多,我們趕快陪潔西塔去退票,再繼續好好玩,大家說好不好?」

「好!」少女們一致歡呼,於是她們離開公寓,繼續往接下來的景點前進。〞〞

幾天後

潔西塔將駕駛執照收入包包,離開了自己心租的套房,往西門捷運站前進。

她在連假的第二天,便和高捷少女們道別,動身前往臺北。經過幾天的打點,她在臺北的生活已經安頓好了。

白龍……現在該改稱小威,現在就是她在臺灣的新夥伴,雖然每天都可以跟在高雄的朋友傳訊息聊天,但有小威的陪伴,讓潔西塔在異鄉也有了家的感覺。小威雖然已經乖巧無比,但放蕩慣了的牠白天總是溜出門玩,晚上再自己回家陪主人,讓潔西塔白天能夠安心地去上班。

她來到西門站。根據昨天的北捷工作人員的說法,今天要先來這裡熟悉環境,還有領取北捷列車長的制服,她進入車站後,將捷運站大致走了一遍,這熟悉的景象讓她想起了高捷,於是潔西塔忍不住拿出來到高雄後買的高捷少女一卡通,凝視著上面的好友們。

這張一卡通就像她每天都戴在手上的高捷臂章一樣,是潔西塔永不離身的幸運物。

「啊!」一位女孩的身軀撞到她,讓潔西塔晃了一下,接著那個女還便跌倒了。

「妳沒事吧?」潔西塔將她牽起來。

「不好意思,我沒有看路……」女孩重新站起。「謝謝。」

潔西塔微笑。「沒事就好。」她說完轉過身,準備到候車區看一看北捷的列車。

「等一下!」那個女孩叫道,潔西塔困惑地轉過頭。

女孩看著她,表情相當詫異。這時潔西塔也注意到她的外貌,這是一個長相可愛的少女,有著一頭短髮與大大的眼睛,而且在脖子上圍了一條有鴨子圖案的圍巾。

「那個……」女孩盯著潔西塔的高捷臂章。「請問……妳該不會是……?」

「?」潔西塔歪了一下頭。這時,她的心靈產生了一種微妙的觸動。

那觸動告訴她,自己原本在北捷一片空白的新生活,將會染上友誼的櫻色。

全文完

2016/11/24 17:15:43 初更

2017/01/25 23:25:51 終更

原作者:時零宇宙 更多介紹

整合串往這裡走~雙擊下面的圖片!

END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小穹‧動畫化‧體驗記 ⑫ 「反應好像不錯嘛。」一個熟悉的聲音出現在小穹背後。   小穹轉過身,發現蕾蕾出現在她的後面。   「我還以為妳還在賣BD呢。」小穹朝她揮手。   「賣完啦。」蕾蕾聳聳肩。「妳們這樣偷窺太顯

婕兒──她的青春④ 「投降吧,耐耐!這回合妳將不會再有獲勝的機會了!哈哈哈哈!」 「妳確定?」耐耐臉上泛起一絲微笑,並將手中的牌展示給婕兒看 婕兒的笑容僵住了。恐懼浮現在她的臉。

小穹‧動畫化‧體驗記 ⑩ 「小穹,妳這樣犧牲自己的形象真的好嗎?」艾米小聲問道。   「觀眾們一定知道這是虛構的啦。」小穹說。雖然出社會前的她和現在相比確實有些不成熟,但沒有像動畫中的形象這麼誇張,小穹對高雄捷運的印象一直

高捷少女:地下城的探險少女④ 耐耐突然抖了一下。「妳們聽到了嗎?」她說。「聽到什麼?」婕兒問。「那個腳步聲啊!」耐耐嚥了一下喉嚨,覺得有些害怕。「有一陣腳步聲經過,很小聲,但我還是聽到了。』「妳聽錯了吧……等等!」婕兒使終維持著將

高捷少女:地下城的探險少女(終)  小穹眨眨眼睛,然後說了出來。「其實,從剛剛開始,我就在想了……是在看過這本日記之後。」她拿出日記。「我想……我們尋找寶藏的想法,是不是真的正確的?」「怎麼說呢?」耐耐好奇地問。「這個埋藏寶藏的人,在

【分享、整合串】什麼?!高捷少女竟然有二創小說!! 由時零宇宙大大在巴哈上面連載的二創高捷少女小說,就讓我們來看看,究竟在時零大大的巧手下,高捷少女們會擦出什麼樣的火花吧!

我有話要說

>>

限制:留言最高字數1000字。 限制:未登入訪客,每則留言間隔需超過10分鐘,每日最多5則留言。

訪客留言

[無留言]

隨機好文

高捷少女:地下城的探險少女② 「等我一下喔,我好像有帶去漬的清潔噴霧。」婕兒翻翻飛揚,拿出噴霧劑給小穹,小穹趕緊對著汙漬噴了噴,紅茶漬果然乾淨了許多。「婕兒,謝謝妳。來,還妳。」小穹感謝地把噴霧還給她,卻發現婕兒盯著打開的飛揚,一

【數學】徐氏數學簡明講義(三) 第二章 直線與園 P2.1-17 Q26 26.三角形的兩邊分別在二直線 x-3y+10=0 , 2x-y-8=0 上,且知第三邊中點為(3 , 2),求第三邊所

【數學】徐氏數學簡明講義(三) 第二章 直線與園 P2.1-17 Q28 28.若X、Y∈R,試求之最小值___ 解: 配方 畫圖 做對稱點 求其直線長度 解

【國文】虬髯客傳 大綱① (無本文、無翻譯) 本書被稱為唐人小說最高傑作 本書是一本符合小說五要素的,所以我們來看看其中的時間、空間以及人物。何謂小說五要素?

小穹‧動畫化‧體驗記⑥ 高雄市立聯合醫院的某間手術室外,湧入了五位少女。手術室外面的塑膠椅上,坐著一位西裝筆挺的男士,他是王老先生的秘書,他原本緊繃的表情因為少女們的到來而略為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