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讚] [會員登入]
311

高捷少女:美麗島的守護者⑥

一陣貓叫傳到小雅耳中,原本要朝小雅撲過去的北風轉了個圈,從半空中落地,牠的表情宛如五雷轟頂。這聲音……難道是……

分享此文連結 //n.sfs.tw/12459

分享連結 高捷少女:美麗島的守護者⑥@小編過路君子
(文章歡迎轉載,務必尊重版權註明連結來源)
2020-04-02 16:45:38 最後編修
2018-06-16 00:34:00 By 過路君子
 

(續上集)(上集傳送門)

停車場門口,站著兩隻野貓。

小雅因為牠們而停下,她認出灰色的那隻。

「妳給我們添了不少麻煩,女人。」北風冷冷地說:「要不是因為你,我們早就功成身退了。」

「這就是你說的鞭炮?!」小雅把炸彈高高舉起。「我本來以為只是惡作劇而已,這……你們為什麼要破壞美麗島?」

「這是我們自己的事!」北風說:「妳聽不懂我說的嗎?難道妳就算被這麼多人忽視、被她們羞辱,也不會懷恨嗎?這座捷運站出了什麼意外,都跟妳沒有關係啊!」

「少跟她廢話。」魍魎說:「把她打倒後找出車鑰匙,我要救我兄弟。」

小雅深呼吸一口氣,接著以堅定的眼神看著北風。「沒有人記得我也沒關係,就算被說成不重要的配角也一樣,不管其他人怎麼看我,都不關美麗島的事。我想要保護的是這座我喜歡的捷運站,跟其他人沒有關係,只要我喜歡美麗島,這樣就足夠了。」

話一出口,小雅就感覺到心中的大石頭放了下來。一直以來,因為自己的人氣不高所負擔的那份耿耿於懷,終於得到了釋放。是啊,就好像有人喜歡艾米前輩、喜歡亦晨一樣,我也喜歡在美麗島的這段日子,這種心意本身就是回報,小雅心想。

「真是太偉大了。」北風說:「不過很可惜,如果妳要離開這裡,就得跨過我的屍體。」牠打算在打倒小雅後去找殆盡,讓他把炸彈抬回美麗島。

「妳認命吧,能被高雄四天王親自料理是妳的榮幸啊。」魍魎用兇狠的口氣嘶鳴著,兩隻貓一同走向小雅。

小雅退後了一步,身為一個跆拳道好手,小雅能夠從敵人的氣勢,判斷他是強是弱,這是一流的武者或多或少都具備的觀察力。

然而,這兩隻野貓的氣場,很強,比之前的所有野貓加起來都要強。如果是人類歹徒,小雅還能靠跆拳道對付,但對於靈敏度遠勝人類的貓,小雅沒有那個把握。

等等……另外一隻野貓是虎斑貓,身形非常巨大,讓小雅想起以前聽情報通耐耐前輩說過的故事……

「你們是四天王!!」小雅脫口而出。「這隻虎斑貓是魍魎,而你……你是北風對不對?」

「恭喜答對,可是沒有獎品。」北風面露兇光。「去死吧!」

牠張開血盆大口,撲向小雅。

「北風!你在幹什麼?」

一陣貓叫傳到小雅耳中,原本要朝小雅撲過去的北風轉了個圈,從半空中落地,牠的表情宛如五雷轟頂。這聲音……難道是……

一隻黑貓從停車場外面走進來,北風轉過頭,不可置信地看著牠,這隻母貓有著柔順的黑毛,是北風永遠都忘不了的。

「啊!影子?」魍魎詫異大叫。

─────

「我順著你們的氣味找到這裡。」影子說:「好久不見了,北風。」

北風的驚詫嘴臉逐漸軟化,然後,牠堆起笑容跑向影子。「影影,真的是妳!妳依然美若天仙!」

「影影?噁心!」魍魎露出快吐了的表情。

「妳不是之前到國外了嗎?為什麼回來了都不告訴我,今天真是太高興了……」北風在影子面前又叫又跳。剛剛那隻殺氣騰騰的野獸,變成雀躍活潑的小貓,小雅在旁邊看傻了眼。

啪!影子轉過來,用尾巴揮了北風一耳光。

北風愣愣地看著影子。

「我聽說你跟魍魎的瘋狂計畫了。」影子說:「真是太愚蠢了!難道你以為毀掉美麗島,我不會有任何想法嗎?」

「那個地方是不祥之地。」北風大叫:「影影,妳不就是在這裡被人類領養的嗎?要不是因為待在美麗島,我們就可以跟北風二號還有北風三號一家子當自由自在的流浪貓了。」

「你給小孩取名字的方法很爛耶!」魍魎吐槽。

「當家貓也沒什麼不好啊。」影子說:「雖然流浪貓比較自由,可是老奶奶對我們很照顧,要不是因為你每次都只來一下下,我還想叫你跟我們一起住呢。」

「妳要我當家貓?!」北風倒抽一口氣。「這是不可能的!我才不要被邪惡的人類馴養,妳不知道他們對我們動物做過多少傷天害理的事嗎?我小時候就是被人類棄養的,還被8+9小鬼吊在樹上過!(註:這是筆者鄰居家的小孩做過的事)」

影子伸出貓掌,堵住北風的嘴巴。「上個月我們還在國外的時候,北風三號生病了。」

「唔?」北風咕噥。

「老奶奶當時慌得不得了,她在半夜抱著北風三號一家又一家地找獸醫,經過一個鐘頭才找到還沒打烊的醫院,等到北風三號康復時,老奶奶也因為累倒而住院。」影子說:「我知道有很多人類虐待動物的真實事件,不過愛護動物的人類也是很多的喔。自從被老奶奶收養後,我們母子三口都過得很好。

「北風,如果大家一起跟你流浪,北風三號生病了你要怎麼辦?」

「唔……」北風洩氣了。

影子溫柔一笑,用前掌摸摸北風的頭。「老奶奶是我們的恩人,美麗島才不是把我們分開的不祥之地,而是孩子們找到好主人的值得紀念的地方。所以不要再想什麼把這裡毀掉了,好嗎?」

「可是……」

「如果你還要摧毀美麗島,我以後會討厭你喔。」

「啊!」小雅雖然聽不懂牠們在講什麼,但她彷彿看到一把無形的劍,刺進了北風的心窩。

心靈的生命值歸零的北風倒地不起,影子舔舔牠的毛牠才站起來。「兩個孩子常常問我爸爸在哪裡,以後你就跟我們一起住吧,老奶奶真的是一個很稱職的主人。」影子溫言道。

「嗯……」北風哽咽地回應:「之前的我太愚蠢了,美麗島毀滅計畫,我不會再去想了。」

「雖然我聽不懂牠們的喵喵叫是什麼意思,可是為什麼眼前的景象有一種濃濃的國產狗血鄉土劇既視感?我明明記得我們演的是高捷少女啊……」在旁觀看的小雅心想。

「嗯……雖然你們夫妻相見歡很值得高興啦,可是……北風,你耍我啊?」魍魎咆哮:「是怎樣?說要炸美麗島的是你,搞了半天要退出計畫的還是你!你有沒有把我放在眼裡啊?說好的報仇雪恨呢?老婆跟信念哪個重要啊?」

「當然是老婆啊,這還用問。」

「啊啊啊啊啊!!你這混蛋!」

「魍魎,你接下來要怎麼辦?」影子問:「你應該本來對美麗島沒什麼不滿,只是幫北風完成牠的白癡計畫而已。既然北風都不想幹了,你還要繼續嗎?」

「妳說得對耶,炸掉美麗島什麼的本來就不關我的事,我還是不要阻止這個女的好了……才怪!」魍魎目露兇光,朝小雅飛撲而去。小雅大叫一聲並火速閃開,雖然沒有被魍魎咬到,但衣服被抓破了。

「你……」影子詫異道。

「炸彈什麼的我已經不在乎了。」魍魎說:「可是這個女人,她把我的所有手下都解決掉,這不是計畫不計畫的問題,我要給兄弟們報仇!」

「那你至少先讓她把炸彈拿到警察局嘛!」影子焦急地說。

「我怎麼知道她會不會逃走?受死吧,女人!」魍魎又朝小雅撲過去。

這時,一道白色的閃電從天而降,把魍魎給撞開。

「好痛,怎麼回事啊?」魍魎滾了兩圈才停下來,牠搖頭晃腦地向前看。

不是閃電,那個以動如雷霆之勢撞開魍魎的是一隻貓,渾身雪白的毛,左眼皮上有一道疤。

魍魎震驚得下巴掉下來。「白龍?!」

─────

「白龍,怎麼是你?」北風皺眉。「我記得你不是離開高雄了嗎?」

白龍沒有回答,牠環視著周圍的影子、魍魎、北風。「居然有三個四天王同時聚集在這裡,這麼大的場面不通知小弟一同共襄盛舉,未免太不夠意思了吧?」

「白龍,你幹嘛撞我?」魍魎怒道。

「我不認識什麼白龍,現在的我叫小威。」白龍說:「你身為高雄四天王,竟然對一個弱女子動手,不覺得太丟臉了嗎?」

「這個弱女子把我的手下全部解決了耶!」魍魎又叫又跳。「你閃開啦,我要把她大卸八塊。」

「如果你要對她動手,就得先過我這一關。」白龍擺好架勢。「我說什麼都不會讓你們毀掉美麗島,想要阻止炸彈到警察局,先問我行不行吧!」

「……為什麼啊?」魍魎問:「你為什麼要保護美麗島?我記得你跟這裡沒什麼關係,而且你之前還跟這裡的站務員跟列車長有過節不是嗎?」

「這個嘛,我的主人很喜歡高捷,喜歡到每天都把高捷臂章戴在手上。」白龍說:「要是美麗島炸了,我的主人會不開心;誰讓我的主人不開心,就是跟我過不去。」

「主人控跟護妻狂魔,我突然覺得跟你們兩個變態並列好丟臉啊!」魍魎大叫。

「人類女子,帶著那東西離開吧,這裡就交給我。」白龍對小雅說。小雅雖然聽不懂,但她隱約猜到白龍的意思。

「你活膩了,白龍。」魍魎怒極反笑。「你以為你打得過我?你現在只不過是一隻家貓而已,猛虎一旦被人豢養,終究會喪失獠牙。」

「不要把話說得這麼滿。」白龍張開爪子。「生死見真章。」

下一刻,一白一花的兩條身影同時竄起,向彼此展開了世紀死鬥。

「謝謝你們。」小雅對影子跟白龍說,然後轉過身,朝警察局奔馳而去。

小雅一到路邊,就露出驚訝了的表情。

塞車像萬里長城般無線延伸,連盡頭也看不到,周圍的汽車集體發出按喇叭的聲音,然而對堵塞的交通毫無作用。

身為繁華程度跟臺北同一個規模的都會,塞車在高雄是常發生的狀況,小雅也常在下班途中遭遇塞車,可是現在……

我已經耗掉不少時間了,炸彈可能快爆炸了。小雅再次聽到炸彈的嗶嗶聲,宛如教堂的喪鐘。要直接到警察局,一定要穿過這個路口,可是塞車不曉得要什麼時候才會順暢。

果然……還是只能從地下過去嗎?小雅心想。美麗島的三號出口離警察局很近,從下面前往警察局,怎麼想都比等塞車結束快吧?

她轉過身,進入捷運站的入口。

─────

剛進門的時候,小雅還很擔心又會有野貓來糾纏,不過很幸運地沒有,看來那兩隻四天王就是最終BOSS了吧?已經沒有其他小嘍囉了。

她加快腳步,進入穹頂大廳。雖然剛剛的野貓風波,把這裡鬧得沸沸揚揚,不過現在已經安靜一些了,只剩下要搭捷運跟投票的民眾以及工作人員。

小雅穿過光之穹頂,正要前往三號出口時,一陣巨大的人聲響徹站內。

「這裡有炸彈客!!」

小雅瞬間停了下來,難到那個放炸彈的人被抓到了嗎?

有些人也被聲音震懾到,不少人轉頭望向說話的那個人,小雅的視線穿過人群,看到那個人時心涼了半截。

那個大喊有炸彈客的人,不就是那個晚上來這裡的口罩男嗎?

口罩男把墨鏡摘掉了,但小雅從衣服認出是他,那個人的手直勾勾地指著小雅。

「這個女的是炸彈客!」他大聲說:「她手上拿的是炸彈,不能放她走!」

─────

殆盡的眼神冒著火。

原本今天應該可以好好欣賞煙火秀的,這個女人卻三番兩次的來阻撓……他心想。所有的流浪貓都不見了,北風跟魍魎也人間蒸發,想必都是這個女人搞得鬼吧?

實在是太可惡了,居然敢壞我的好事,他咬牙切齒,我不會讓妳稱心如意,妳想揭穿炸彈的事吧?好啊,我就幫妳告訴大家炸彈的事。

事已至此,只靠他一個人的力量阻止小雅是不可能的,他想到了一個辦法:當著群眾的面指控小雅是炸彈魔,大家就會陷入混亂,這時自己只要趁亂離開美麗島就好了,但小雅在眾目睽睽下,反而不可能說走就走。

離炸彈爆炸還有二十幾分鐘,有的是時間逃跑,如此一來殆盡就能在遠處安安心心地欣賞美麗島爆炸了。

妳想保護美麗島是不是?那妳就跟美麗島共存共亡吧,只不過是以炸彈客的身分,殆盡心想。

─────

「炸彈客?真的嗎?」

「等等,她懷裡的東西好像在嗶嗶叫耶,該不會是定時炸彈吧?」

「怎麼有一股汽油的味道?好像是從那個女生的身上傳來的。」

原本被殆盡吸引的群眾目光轉移交點,到了小雅的身上。各種懷疑的視線盯著自己,使小雅倍感壓力。

「我剛剛看到她溜進男生廁所,覺得可疑就跟蹤了一下。」殆盡說:「她在廁所裡跟其他人秘密策劃著某件事,沒想到居然是要在美麗島放炸彈!」

不少人露出驚嚇的表情,還朝小雅的位置退後幾步。

小雅氣得臉色發白。「你們不要聽他的話!」她朗聲說道:「這個男人才是放置炸彈的人!而且是我發現他的計畫的!」

殆盡誇張地倒抽一口氣。「妳也太沒品了吧?事跡敗露了就賊喊抓賊?早點認罪吧!」

「賊喊抓賊的人明明就是你!」小雅怒斥,殆盡的邪惡計畫已經讓她忿忿不已,居然還反過來誣陷自己是炸彈客,小雅從沒見過臉皮這麼厚的人。

「請各位旅客不要在捷運站內喧嘩!」小穹從人群中出現,看到小雅後不禁好奇起來。

小雅把剛才發生的事告訴小穹,後者聽完後說:「各位乘客,這位小姐是我們高捷公司的車務員,在高捷服務很長的時間了,不可能是什麼炸彈客。」

「她是高捷的車務員?真的假的?」有一個阿伯提出質疑。

小穹定睛一看,小雅穿的居然不是高捷的制服。「妳的制服呢?」

「這個說來話長了。」小雅這時才想到自己的制服在更衣室換掉了。

小穹正要問她詳細原因,但她發現殆盡的行蹤有異。「你要去哪裡?」小穹問道。

原來殆盡在小穹來到以後就轉過身,打算走出美麗島。「我……我不知道那個炸彈什麼時候會爆炸,為了安全起見,想要早點離開這裡啊。」

被他這麼一講,也有幾個人離開了捷運站,一時之間,偌大的美麗島沉默了。

小雅突然想到,這個東西本來就是炸彈,直接講出自己是要拿出美麗島也沒關係吧?「沒有錯,這的確是定時炸彈。」小雅說,許多人發出驚呼。「我現在就要把它拿到警察局,請你們讓一讓。」

開玩笑,我的心血怎麼能被警察收走?殆盡心想,於是他大聲喊道:「假裝說要去警察局,其實是要趁機逃跑!各位,不能上她的當!」

「明明就是你把炸彈放進來的,不要說得好像我才是犯人一樣!」小雅大叫。其他人看著他們兩個,殆盡戴著口罩,一副可疑的樣子,可是炸彈確實是在小雅手上,而且是殆盡先發制人的,到底誰才是炸彈客,沒有人看得出來。

「各位,這個男子非常可疑,請大家看著不要讓他出站。」小穹說。

「妳是想要包庇自己的同事才這麼說的吧?妳們兩個是一伙的對不對?」殆盡反問,但他心裡卻暗暗叫苦,聽完小穹的話後,有幾個民眾擋在門口,這下想逃跑更是難上加難了。

小穹一時語塞,小雅卻眉頭一皺。「我不許你這樣說小穹前輩!既然你自稱不是犯人,那跟我一起去警察局也沒關係吧?我們就到警方那邊對峙啊?」

「真奇怪,我又沒有嫌疑,為什麼非得去那種地方不可?妳手上抱著炸彈,這就是可以證明妳是炸彈客的證據,妳又有什麼證據指控我?」

「你……」

─────

在穹頂大廳吵雜不已的時候,美麗島的某座更衣室,原本鎖住的門被硬生生撞開。

「呼……撞了整整九百二十七下,門終於開了。」領頭的貓香腸說,牠跟其他野貓各各頭昏腦脹,因為剛剛不斷的撞門。「我們趕快去找魍魎老大吧,憑老大的本事應該解決了那個女人了吧。」

牠們奔出捷運站,路上香腸看到一個怪異的景象:影子跟北風在門口外面,被一個慈祥的老奶奶一手一隻地抱著,二貓一人的表情都很高興。

香腸順著魍魎的氣味,來到某座停車場,眼前的事讓牠們錯愕不已。

魍魎倒在地上,遍體鱗傷,早已昏去多時;而牠旁邊的是站著的白龍,身上也有一些血跡。

「老大!!」香腸哭喊:「白龍!你……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這傢伙老是自稱四天王最強,也不過如此嘛。」白龍啐了一口。「哦?是你們啊?來得正好。」

「你竟敢把老大打成這樣,我跟你拼了!」其中一隻野貓打算撲上去。

白龍伸出一隻腳掌,按在魍魎的太陽穴上。「你們誰敢上來一步,我就一腳踩爆牠的頭。」

「不行!」香腸慌了。

「這樣吧,你們幫我去辦一件事,我就饒過這隻臭貓。」白龍說:「去把散播在美麗島的所有小火藥拿出去,那些火藥是你們放的,應該還記得位置吧?」

「這樣你就會放過老大了嗎?」

「當然。」

「沒辦法了……各位,去把火藥拿走吧!」香腸下令,那些貓又跑回美麗島。

─────

「我不跟你說了啦,你們快點讓我走好不好?炸彈說不定快爆炸了啦!」小雅急得快哭了。

「可惡,早知道就不要一時衝動,說她是炸彈客了,現在搞得我也走不了。」殆盡焦急地想:「算了,就繼續脫到炸彈爆炸好了,死在美麗的爆炸中,總比回監獄或精神病院好多了。」

「現……現在你沒有權力擅自走動,要讓警察處理也可以,但是妳不能去,在這邊打電話叫警察來吧!」殆盡仍然在強詞奪理。現在離炸彈爆炸只剩不到十分鐘,打電話叫警察來、跟警察解釋的時間、還有他們到現場的過程,一定能熬到炸彈爆炸。

「小穹前輩,請妳打電話給警察吧!」小雅說,小穹立刻拿出手機。

「不用打了,警察在這裡。」一個嬌嫩的嗓音喝道,是娟姊。

她穿過人群,來到小雅身邊,背後還跟著聞聲而來的高捷少女們,還有數名警察。

殆盡的心墜入谷底。

「我十分鐘前聽到了你們的對話,就馬上報警處理了。」娟姊說:「小雅是我的同事,我不相信她會做這種事,但不管犯人是誰,先處理掉炸彈才是當務之急吧?」娟姊童稚的身軀,竟散發出站長的威嚴。

「高靖雅小姐,我是這附近的警察局局長,請將炸彈交給拆彈小組。」一個警察說,他的耳根子又紅又腫。

「娟姊,警察先生的耳朵怎麼了?」小穹小聲地問。

「我打電話過去說這裡有炸彈,他還以為我是在惡作劇,我就直接到警察局掐他的耳朵,他才通知拆彈小組過來啦。」娟姊吐吐舌頭。

幾個帶許多工具的警察過來,把炸彈的外殼拆開,露出下面的電路板。「這個配置……是威力非常強大的炸彈啊!如果不即時拆除,造成的破壞力非同小可!」拆彈人員驚訝地說,同時用剪刀把某根電線剪斷,嗶嗶聲立刻停止。

「不!!」殆盡淒厲大喊。

「等一等,那個人……」一個警察說:「請你把口罩摘下來。」

「咦?為什麼我要……」殆盡打算拒絕,但旁邊有一個年輕民眾偷偷伸手,扯掉他的口罩。

那個警察大驚失色。「這張臉……不會錯,這個人就是連續公共危險犯,曾被關入精神病院的臺灣炸彈魔!」

民眾立刻發出尖叫,所有人都迅速遠離他。

「高靖雅小姐,請問妳認識他嗎?」警察問。

「我昨天晚上在這裡撞見他,那時他就帶著炸彈來美麗島了,可是我沒有發現。」小雅說:「今天我偶然找到炸彈,但是打算送到警察局,但是一直被他的同黨阻撓。」

「這麼說來,炸彈到底是誰的,應該不用多說了吧?」小穹大聲說道:「高靖雅車務員不但不是危險的炸彈客,還是拼命拯救美麗島的英雄!」

許多民眾對小雅投以敬佩的目光,讓小雅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馬上把他抓起來,收押至局裡。」警察局長朝殆盡一指,幾個警察帶著手銬和棍子前進。

殆盡後退一步。「我才不要回監獄,吃炸藥吧!」他朝警察扔出一個東西。

「小心!」警察們紛紛閃避,生怕炸彈爆炸,然而等那東西落地,他們發現那只是打火機罷了。

殆盡趁騙過警察的一瞬間,溜進了人群裡面。「快追!」警察衝向人群。

這時,一陣淒厲的尖叫從人群傳來。

小雅看到殆盡,同時眼睛睜大。

「有種就來啊,臭條子!」殆盡左手拿刀,右手掐住一個少女,將刀抵在她的脖子上。「想讓這個女人見血的話,就儘管走過來好了!」

(未完待續)(下集傳送門)

 

原作者:時零宇宙 更多介紹

整合串往這裡走~雙擊下面的圖片!

END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高捷少女:小穹與果仁巧克力㊤ 阿敏突然輕笑一聲,從櫃臺拿來一個塑膠餐盒,打開給大家看。「這是小穹烤的餅乾,妳們吃吃看就知道她為什麼不想講了。」小穹變得緊張起來。「阿敏,妳怎麼還留著呀?」艾米莉亞、婕兒與耐耐各自拿了一塊,把夾著奶油

高捷少女:小穹與果仁巧克力㊦ 「如果妳跟一個女生同班三年,看過她午休流口水跟狼吞虎嚥地吃午餐,就算變成高捷代言人,也很難把她當女神的啦!」她說,小穹氣得搶走她義大利麵裡的蝦子,其他人笑得花枝招展。

小穹‧動畫化‧體驗記① 某個星期六的下午,娟姊所在的某間咖啡廳內,傳來了一陣雀躍的交談聲。「這是當然的啊。」娟姊高興地說:「上級真是太不夠意思了,居然現在才告訴我。」「為執行長說您跟她們一定會同意,所以才事先決定好計畫的大要

高捷少女:耐耐的新年驚喜① 耐耐拿出手機。「我回來囉。」她說。幾分鐘後,木門緩緩打開。當它完全開啟的那一刻,小穹手中的包包掉到地上;艾米揉揉雙眼,確定自己看見的景象;婕兒的三魂七魄飛到了九霄雲外。

高捷少女:耐耐的新年驚喜② 「各位,我跟爸媽聊完了……」耐耐走進客廳,看到大家在看自己的相簿,臉蛋立刻紅了。「哇啊啊,不要看那個!」她三步併作兩步地走向少女們,將相簿拿走。「為什麼啊?小時候的耐耐很可愛啊。」婕兒不解地說。

高捷少女:耐耐的新年驚喜③ 即使如此,夫人仍然每年都會問老爺是否能空出一週時間,但總是被回絕,除了前年以外。老爺答應夫人一定會排出空檔,他們在去年的二十三日前往澳洲。」耐耐嘆了口氣。「那一天的晚上,我打電話給媽媽時,她很高興地告

我有話要說

>>

限制:留言最高字數1000字。 限制:未登入訪客,每則留言間隔需超過10分鐘,每日最多5則留言。

訪客留言

[無留言]

隨機好文

希萌創意預計在今年7月繼東津萌米之後再次推出新遊戲--食用性少女! 今天來介紹希萌創意的心企劃案,來讓大家知道這個消息!讓大家的錢包君一起來減肥吧!Ψ(☆w☆)

高捷少女:布拉格體驗㊦ 「各位想到盧卡站的乘客,請到我們左手邊排隊!」婕兒大聲地喊道。     「這孩子怎麼穿著地鐵站制服?童工嗎?」一位大嬸歪頭問道。

高捷少女:美麗島的守護者⑥ 一陣貓叫傳到小雅耳中,原本要朝小雅撲過去的北風轉了個圈,從半空中落地,牠的表情宛如五雷轟頂。這聲音……難道是……

高捷少女:耐耐的新年驚喜③ 即使如此,夫人仍然每年都會問老爺是否能空出一週時間,但總是被回絕,除了前年以外。老爺答應夫人一定會排出空檔,他們在去年的二十三日前往澳洲。」耐耐嘆了口氣。「那一天的晚上,我打電話給媽媽時,她很高興地告

艾米莉亞和高捷戀旅3① 「既然艾米莉亞小姐也來了,就把那個拿出來吧。」美麗島捷運商店的負責人說完,一名工作人員推著一個大箱子進入辦公室。他將箱子打開,將裡面的東西抬出來。艾米張大嘴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