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讚] [會員登入]
458

高捷少女:耐耐的新年驚喜(終)

他的話說到一半,便被一陣響亮的哭聲打住了,是從產房中的傳來的。聽起來就像嬰兒的哭聲。 婕兒、小穹跟艾米也被哭聲吵醒,婕兒揉揉眼睛,看向呆若木雞的耐耐父女。「剛剛的聲音,該不會是……」

分享此文連結 //n.sfs.tw/12497

分享連結 高捷少女:耐耐的新年驚喜(終)@小編過路君子
(文章歡迎轉載,務必尊重版權註明連結來源)
2020-04-02 23:43:10 最後編修
2018-07-04 13:58:46 By 過路君子
 

(續上集)(上集傳送門)

大年初二,凌晨一點。

耐耐、爸爸,以及三位少女,一同坐在產房外的長椅上,靜靜地等待著房門開啟。

婕兒、小穹和艾米已經睡著了,她們倚靠著牆壁,釋放一天的疲勞。耐耐和爸爸雖然也很疲倦,卻緊張得睡不著覺。

耐耐看向手錶。媽媽在十一點多送進產房,隔著門的耐耐只聽得到手術用具發出的聲響和醫護人員的腳步聲,耐耐覺得每一秒都像兩分鐘一樣漫長。

「生妳的時候不是這樣子。」爸爸忽然開口,耐耐看向她。

「生妳的時候,我剛談完生意,那時的我急著搭飛機回臺灣,可是等我到醫院的時候,妳已經出生了。」爸爸悠悠說道:「之後我常在想,如果我跟妳媽有第二個孩子,我一定要在產房外面等著她生下來。

「那時的我也沒想到,這個願望居然有實現的一天,雖然是在妳媽不愛我以後。」他露出苦笑。

耐耐猛然起身,看著爸爸。「媽媽知道你出車禍時,差點就要崩潰了。」

爸爸看著她。

「你的秘書傳訊息給我時,我正在媽媽旁邊,她也看到了那封訊息。」耐耐說:「後來我們知道你們沒有受重傷時,媽媽還是很擔心地問你的情況。

「如果你真的出事的話,媽媽說不定會因為情緒起伏過大而影響到手術。」耐耐說:「一開始的時候,我以為媽媽真的不在乎你了,不過她難過的樣子,我清清楚楚地看著。如果說她不愛你,那一定是騙人的。」

爸爸的嘴角抽動了幾下,各種情緒在他的眼中流動,有驚訝、難過和受寵若驚。「我不知……」

他的話說到一半,便被一陣響亮的哭聲打住了,是從產房中的傳來的。

聽起來就像嬰兒的哭聲。

婕兒、小穹跟艾米也被哭聲吵醒,婕兒揉揉眼睛,看向呆若木雞的耐耐父女。「剛剛的聲音,該不會是……」

產房大門啪的一聲打開,一名滿頭大汗的護士走了出來,她摘掉口罩,滿臉疲態。

「護士小姐,我太太她……」爸爸火速走到護士面前。

護士環視在場眾人,看著一張張凝重的面孔。最後,她露出微笑。

「醫生要替夫人跟孩子做例行性檢查,想要看小baby的話要等到一個小時以後喔。」

「太棒了!」少女們歡呼起來,婕兒跟小穹艾米一起抱住耐耐,耐耐笑著笑著忍不住流下眼淚,婕兒安撫著又哭又笑的耐耐,緩和她的情緒。

「有什麼好哭的呢?妳就要當姊姊了耶。」她說。

耐耐的爸爸也笑了,這是他回臺灣後第一次開懷的笑。

─────

兩個鐘頭後

耐耐的媽媽從昏睡中醒來。

麻醉藥的藥性已經過了,她想起進入產房之前的事情,同時發現自己身處病房,身邊是點滴架和護士小姐,護士小姐抱著一個嬰兒。

「太太,令嬡就交給您了。」護士小聲地說,並將嬰兒交給她。

耐耐的媽媽接過嬰兒,喜悅之情在她心中蕩漾著,她看著嬰兒的臉,露出滿足的笑容。

「想好名字了嗎?」一個聲音說道。

耐耐的媽媽別過頭,看到耐耐跟某人坐在床另一側的椅子上,耐耐似乎整晚沒睡了,滿臉倦容,她旁邊的人也差不多,而且右手還被繃帶固定住。

「我記得耐耐的名字是我取的,這次就讓妳取吧。」耐耐的爸爸說。

「……你來了。」媽媽的笑容褪去,現場的氣氛因尷尬而沉默。

「耐耐叫我回來簽手術同意書。」爸爸聳聳肩。

聽他這麼說,耐耐想起一件事,她打電話給爸爸時發生的事。

「爸爸,你是在來這裡的路上才知道媽媽懷孕的事吧?」耐耐問。

爸爸先是一呆,隨即點頭。

「我當時打給爸爸時,媽媽的叫喊聲也被他聽到了,爸爸聽到以後什麼都沒有說,就立刻掛掉電話回來,害我也沒辦法說清楚。」耐耐告訴媽媽。「我說的是真的喔,爸爸一聽到你的聲音,連你出了什麼事都不管,就急得回來了。

「就像媽媽妳聽說爸爸出車禍時的心情一樣,爸爸心中還是很關心妳的。」

爸爸的臉脹紅了,他清清嗓子。「耐耐,妳先出去睡一下吧,我有事情要告訴妳媽媽。」

耐耐聽話地走出病房。現在的她已經不擔心了,她相信爸媽一定可以好好溝通。

爸爸從口袋中拿出一個小盒子,打開它以後遞給媽媽。「給妳。」

「這個是……」耐耐的媽媽愣住了。盒子裡裝的是一枚鑲有彩虹鑽石的戒指,身為貴婦的她知道這是連南非也很稀少的鑽石,富有如丈夫也難以獲得。

「還記得我們的澳洲之旅到一半時,我到南非跟誰談生意嗎?」爸爸說:「其實那天我之所以會去,是因為他打電話告訴我,說他有可能進貨到這一枚彩虹鑽石,在旅行的前一個月我就跟他商量了,只要他把這枚戒指賣給我,我就答應他提出來的生意方案,因為我想要給妳一個驚喜,不過他一直告訴我很難進貨,直到那一天。」

「你那天飛到南非去,就是為了這個?」媽媽不可置信地拿著戒指。

爸爸點頭。「等我到了那裡後,他才告訴我訂購失敗了,但我還是跟他談成生意,之後秘書告訴我妳也來了,而且臉色很不好。」他說:「老實說,那時我的心情真的很差,我大老遠從澳洲過去,竟然還是拿不到我要的東西,我本來打算飛回澳洲以後直接送妳的,誰知道……」

耐耐的媽媽默然不語。那天她見到丈夫時他的確臉色不善,而她也很生氣,兩個怒氣值滿點的人一見面,化學反應就引發了。

「現在想起來,我應該好好跟妳解釋戒指的事才對,我那時候說話太衝動了,對不起。」耐耐的爸爸說:「我知道這幾年,我沒辦法像普通的爸爸一樣陪伴耐耐長大,可是我並不希望跟妳們分開,當時我是以為妳真的放棄我了,才會答應離婚的事。

「這個幾個月我一直在想這些事情,直到前天那家可惡的鑽石公司打電話告訴我,說他們終於訂到這枚戒指了,那時我下定決心,不管妳接不接受,我還是要把它送妳,不過不是當作驚喜,而是作為道歉。」

耐耐媽媽一陣鼻酸,眼淚撲簌簌地落下。「你就是這麼急性子,每次都這樣……如果……如果……」

「糟糕,我好像進來得不是時候。」一個聲音忽然說道。

耐耐的雙親同時一驚,只見婕兒不曉得何時走了進來,手上拿著一袋東西。

「這是我買的尿布還有奶粉奶瓶,接下來一定會用到的嘛。」婕兒把東西放到床頭櫃。

「謝謝,居然要麻煩客人幫忙……」耐耐的媽媽趕緊拭了淚。

「不客氣。」婕兒說完,將手伸進飛揚,翻翻找找。「對了……」

她拿出那張耐耐裱框的全黑相片,亮給伯父伯母看。

「這個……該不會是我們去赤崁樓時拍的照片吧?」伯父瞪大眼睛。「耐耐之前說她把這張相片裱框了,我還以為她是在說笑。」

「耐耐不是會拿這種事情說笑的人。」婕兒說:「前天晚上耐耐跟我說過,她很少有機會跟伯父伯母出去玩,所以每一張照片都很珍惜。」

伯父跟伯母望向彼此。

「前天晚上耐耐帶我們來這裡時,我們都嚇到了,沒想到耐耐竟然是有錢人家的大小姐。」婕兒說:「我跟小穹艾米的家境都很普通,前兩天耐耐帶著我們吃美食、放煙火,還有各種我們平常不可能接觸到的享受,我們真的玩得很開心。

「不過,這幾天陪耐耐一起哭,一起笑,我漸漸發現一件事情。」婕兒嘻嘻一笑。「雖然餐餐都有美食吃、有豪華的房子住,還有傭人跟管家照顧很幸福,可是只要能常跟家人在一起,就算沒有豐厚的家境,也可以過得很幸福喔。」

別墅大廳的長沙發上,婕兒坐在耐耐的旁邊,逗弄著耐耐懷中的小寶寶。「耐耐,妳妹妹要叫什麼名字呀?」

「嗯……」耐耐沉吟道:「叫婕兒好了。」

「耐耐!」

「我開玩笑的嘛,呵呵。」耐耐笑吟吟地說,同時小寶寶也笑了,小穹戳戳她的臉頰。「妳妹妹好像也喜歡婕兒這個名字喔,不如真的叫婕兒吧。」

「算了算了,隨便妳們啦。」婕兒揮揮手。

客廳的大門啪的一聲打開,耐耐的爸爸媽媽一齊走進來,他們的手牽在一起。

「老爺、夫人,請問手續是否完成了?」管家爺爺對他們鞠躬。

耐耐的媽媽露出微笑,爸爸則點點頭。

耐耐的心中出現一股暖意。在妹妹誕生的隔天,爸爸正式向媽媽提出復合,媽媽馬上答應。

「要是她的童年缺少父母任何一方的陪伴,那就太可憐了。」當時的媽媽抱著妹妹。「不過要是這次你無法陪伴我們的孩子,我說什麼都不會原諒你喔。」

在那之後,他們訂下了約定,雖然之後他們還是會因為工作必須分離,在不同的國家往返,但每個月的第一個周休二日都要回高雄找耐耐,一起吃飯或出去玩;而妹妹則由兩人以一個月為週期輪流照顧,每次團聚的週末也是交換的日子。

如果我小的時候也可以每個月都團聚,不知道該有多好。耐耐這麼想的同時覺得有些遺憾,不過想到妹妹不會有這種缺憾,又讓她高興起來。

手機的鈴聲響起,是從爸爸的口袋發出的,他接通電話,發現是視訊通話。「是我。」

對話者是一個穿著西裝的男子,手上拿著一份合約。「董事長,和Simon公司的投資契約書已經準備好了,請您立刻前往東京開會。」

爸爸面無表情地等他說完,然後,他把手機拉遠,讓媽媽也映入螢幕,然後吻了一下她的臉頰。

「喂!」媽媽的臉迅速脹紅,少女們跟管家也看傻了。

「我現在有更重要的行程,那就是陪太太過年。」爸爸對手機說道:「你去幫我處理那場會議吧,如果會議順利的話我會給你獎金。」

「噢……好的,祝您和夫人假期愉快。」那個助理點點頭,並結束通話。

「真是的,都幾歲的人了還這樣……」媽媽拖住發燙的臉頰,卻遮不住嘴角的笑意。

爸爸走到耐耐旁邊。「耐耐,妹妹先給我吧。」他說:「在妳還這麼小的時候,都是管家爺爺照顧的,這次我跟妳媽媽想要從頭學習如何照顧小寶寶,就像普通的爸媽一樣。」

「好啊。」耐耐放心地將妹妹交給他。「那我跟朋友們先出去玩,不打攪你們囉。」爸爸跟媽媽也需要屬於兩人世界的時間,她心想。

就在這時,婕兒牽住她的手。「真是的,昨天發生那麼多事,原本的行程都耽擱了。」她說:「我們去把其他沒玩到的地方好好玩一玩吧。」

耐耐欣然點頭,帶著三位少女離開大廳。

全文完

2018/02/21 17:35:52 初更

2018/05/15 09:28:51 終更

原作者:時零宇宙 更多介紹

整合串往這裡走~雙擊下面的圖片!

END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婕兒──她的青春① 「各位乘客,本列車即將抵達拉里奧哈自治區,並在此地停留三天兩夜,後天的中午十二點將搭乘班機返回臺灣,感謝各位乘客對本次旅程的配合。」火車上的廣播器朗誦道。「時間過得真快呢,這次的歐洲之旅就這樣結束了,

高捷少女:耐耐的新年驚喜① 耐耐拿出手機。「我回來囉。」她說。幾分鐘後,木門緩緩打開。當它完全開啟的那一刻,小穹手中的包包掉到地上;艾米揉揉雙眼,確定自己看見的景象;婕兒的三魂七魄飛到了九霄雲外。

高捷少女:耐耐的新年驚喜(終) 他的話說到一半,便被一陣響亮的哭聲打住了,是從產房中的傳來的。聽起來就像嬰兒的哭聲。 婕兒、小穹跟艾米也被哭聲吵醒,婕兒揉揉眼睛,看向呆若木雞的耐耐父女。「剛剛的聲音,該不會是……」

艾米莉亞和高捷戀旅⑤ 「小滷,這位先生是誰呢?」果果問道。「○○!」小滷說:「他是曾經在中國四川省的國營餐廳擔任大廚的上等大廚師,是一位精通川菜的料理達人。據說學過中國料理的人,沒有一個不知道他。」

高捷少女:美麗島的守護者③ 小雅閉上眼睛,思索在高捷發生的點點滴滴。她心意已決,在高捷的日子的確也有快樂的部分,不過她相信換個方向是更好的決定。有關高捷的所有美好回憶,小雅決定保留在心裡就好,繼續在高捷工作只會讓自己更痛苦而已,

婕兒──她的青春③ 「墮天使穹音!」婕兒拿出平底鍋。 耐耐憋著笑搖搖頭。「不是喔,她是我的……我的……」 「替身。」小穹小聲提醒忘記台詞的耐耐。

我有話要說

>>

限制:留言最高字數1000字。 限制:未登入訪客,每則留言間隔需超過10分鐘,每日最多5則留言。

訪客留言

[無留言]

隨機好文

高捷少女:耐耐的新年驚喜(終) 他的話說到一半,便被一陣響亮的哭聲打住了,是從產房中的傳來的。聽起來就像嬰兒的哭聲。 婕兒、小穹跟艾米也被哭聲吵醒,婕兒揉揉眼睛,看向呆若木雞的耐耐父女。「剛剛的聲音,該不會是……」

婕兒──她的青春② 艾米直搖頭。「我真不敢相信,小穹妳都二十幾歲了,為什麼能想出這種故事呀?」「婕兒也是二十幾歲啊,妳想想她現在是什麼樣子?」小穹不滿地指向火車的方向。

婕兒──她的青春④ 「投降吧,耐耐!這回合妳將不會再有獲勝的機會了!哈哈哈哈!」 「妳確定?」耐耐臉上泛起一絲微笑,並將手中的牌展示給婕兒看 婕兒的笑容僵住了。恐懼浮現在她的臉。

【想法】關於網路上的謾罵這檔事 網路是個自由的世界,每個人都享有平等的發言權,但是,請永遠記得,在網路上漫罵別人一定會留下證據的,就算之後刪文,你怎能確保對方沒有截圖存證?

【日翻中歌詞】LOSER 一如往常的孤身一人 早就已經被折磨殆盡 明明就已經無處可去 卻作著白日夢 晚安 無論何時都是這個樣子 對懵懂夜晚早感到噁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