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讚] [會員登入]
482

艾米莉亞和高捷戀旅③

「妳最好給我一個完整的理由,告訴我妳為什麼要這麼做。」艾米雙手叉腰,看著這位冒名參賽的後輩。「我會根據妳的說詞來判定妳違反規定的懲處。」

分享此文連結 //n.sfs.tw/12835

分享連結 艾米莉亞和高捷戀旅③@小編過路君子
(文章歡迎轉載,務必尊重版權註明連結來源)
2020-04-03 12:08:17 最後編修
2018-10-21 10:34:56 By 過路君子
 

(續上集)(上集傳送門)

回到鹽埕埔站外,艾米把封膜拿出來。「我完成任務了。」

「辛苦妳了。」主持人說:「接下來要等另外三位選手趕到,才能進行下一階段的評分。詳細情況小圓打電話告訴我了,我知道有人棄權。」

艾米點點頭。這時,他注意到主持人的身邊多了一群小孩子,他們大約四五歲,吱吱喳喳地聊個不停。

「那個……他們是……」

「這些孩子是附近托兒所的小朋友,也是本關的評審。」主持人說:「高層有考量到早餐店飲料的笑話都很難笑,所以跟托兒所合作,讓小朋友評斷你們的笑話好不好笑,因為小孩的笑點比較低嘛。」

艾米理解了,想不到官方還是有人性的。

不久後,其他三位參賽者也到了,他們每個人手上都拿著飲料的封膜,其中一個嘴角還沾有咖啡漬。

「你們的評審就是這些小朋友。」主持人指向孩子們。「你們要把笑話講給他們聽,我會在旁邊記下有笑的孩子,誰能讓最多小朋友笑出來誰就能得到徽章。

「現在,誰要第一個說呢?」

沒有人反應,參賽者們面面相覷,但沒有人第一個上。

最後,艾米站出來了。「我先好了。」

「請。」主持人說。

艾米來到臺灣很久了,深知華人的個性比較含蓄,不喜歡當出頭鳥(何況還是講冷笑話這麼尷尬的活動),不過以前艾米在德國的學校中,同學們上課時總是盡力搶答,艾米完全不介意當第一。

她打開手機的youtube app,搜尋了霍元甲的MV以後,鼓起笑容,對小孩們說:「小朋友們,你們知道說話結巴的人適合唱哪一首歌嗎?」

孩子們搖搖頭。

「是《霍元甲》喔。」艾米使出全身上下的恥力壓住自己的情緒。「你們知道為什麼嗎?」

孩子們還是搖頭。

艾米拿出手機,點開那首MV。

「霍霍霍霍霍霍霍霍!霍家拳的道路招式靈活……」MV的音樂從手機流出,瞬間引爆小朋友們的笑穴。

「哈哈哈哈哈哈哈……」只見孩子們起此彼落的笑起來,有的甚至在地上打滾。

「不錯喔,竟然讓四十八個孩子笑了。」主持人在筆記本上寫下笑出來的人數。「這裡一共有五十個小朋友,這個成績可能很難打破了。」

等到孩子們的笑聲止住,第二個參賽者上前。

「小朋友們,你們知道帥哥說笑話都不好笑嗎?」他說。孩子們紛紛表示不知道。

「因為是帥哥是校草,草都沒有梗啊。」

「噗……」艾米摀住嘴巴。

孩子們也笑了,雖然笑的人沒有剛剛那那麼多,但反應也很熱絡。

「一共三十九個孩子笑了。」主持人說。

真是奇怪,艾米心想。這個人的笑話比我的好笑,可是小朋友好像不這麼覺得。

想到這裡,艾米馬上就懂了。就像吃完蜂蜜,舌頭就會對其他甜食麻痺一樣,孩子們聽了一個笑話之後,之後的笑話如果沒有特別好笑,反應都會比不上第一個。

想不到我做出頭鳥換來的,竟然是這麼好的優勢。艾米這麼想的同時,第三和第四個參賽者也講完他們的笑話了,笑的小朋友分別是二十二個跟二十四個。

「本次競賽的獲勝者是艾米莉亞小姐!」主持人宣布,並拿出這一站的小穹徽章頒給艾米。這個徽章是印有小穹大頭照的胸章,跟美麗島站的胸章扭蛋機有點像,不過是用金屬做的。

電視台的攝影機轉向艾米,其他參賽者跟小朋友們也開始拍手,艾米把徽章別在胸前,覺得有點驕傲。

「恭喜艾米莉亞小姐旗開得勝,其他幾位參賽者也不要氣餒,下一站的競賽一定會更順利的!」主持人說完,參賽者們紛紛擲出骰子。

這次艾米擲到了三,她打開手機搜尋,這次她能前往的共有三站,分別是高雄車站、信義國小站跟中央公園站。

這三站當中,高雄車站通往的南岡山紅線是最多站的,艾米決定順著這條路走,看有沒有機會通往南岡山。

打定主意後,艾米走進捷運站,朝高雄車站前進。臨走前她細細觀賞了粉絲繪圖大賽的得獎作品。

─────

來到高雄車站後,艾米來到一號出口,跟這一站的主持人用手環登入競賽。

由於上一站已經得到徽章了,艾米打算在這一次的競賽故意放水,把徽章讓給其他參賽者。

「艾米,聽說妳剛剛得到鹽埕埔站的徽章了,厲害喔。」這一站的主持人是艾米的同事。「現在這一站除了妳以外,只有一位參賽者登記,妳先到裡面的座位區休息,等湊到五個人了我再通知妳們。」

艾米點點頭,然後走進高雄車站,坐到椅子上。周圍都是熙來攘往要搭火車或捷運的乘客,氣氛相當熱鬧。

艾米左顧右盼,在茫茫人海中尋找另外一位這一站的參賽者。不久之後,她看到兩個熟悉的身影。

是心樺跟亦晨。

艾米心中一奇,剛剛主持人不是說這一站只有另一位已登記的報名者嗎?

她們兩個站在車站右側的麵包店裡面,似乎在討論著什麼,沒有注意到艾米的存在。艾米走向那家店。

「這裡的椰奶肉鬆麵包非常好吃,我早餐也常常會來這裡買呢。」心樺指著陳示區的麵包對亦晨說道,這兩人都背對著入口,沒有注意到走進來的艾米。

「妳懂好多喔。」亦晨說完夾了一塊麵包到盤子上。「我早上睡過頭,早餐都還沒吃就過來了,現在快餓扁了。」

「這樣啊,那這個給妳。」心樺從口袋掏出一張卡片。「這是這家店的集點卡,集滿三點就可以免費兌換一塊起司蛋糕,不過我有乳糖不耐症,所以一直沒有用到。」

艾米一怔,集點卡?起司蛋糕?

艾米想起了前幾天,自己剛送給心研一張這家麵包店的集點卡,因為心研住這附近,她常常來這裡買早餐。

心樺也有一張一樣的卡,而且常常來這裡買早餐嗎?心研會常來買是因為她本來就要搭捷運上班,每天都會經過這裡。艾米不知道心樺的工作是什麼,難不成也是跟高雄車站有關的工作?

艾米用眼角餘光瞄向那張卡,看起來非常眼熟,跟自己送心研的一模一樣。

不對不對,艾米告訴自己。這只是心理作用而已,更何況搞不好是心研把自己的卡送給了妹妹。

不過,這時的艾米又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讓她的身體顫抖了一下。

從知道心研有一個妹妹開始,直到今天她才正式認識,艾米從來沒看過她們姊妹倆一起出現。

一個非常詭異的猜測浮現在艾米的腦海。心研應該不會這麼大膽,但是……

亦晨的頭偏了一下,艾米趕緊轉身,讓自己背對著她倆。

過了幾秒,艾米微微偏頭,確認她們兩個沒有發現自己以後,艾米拉掉髮帶,解放金色的雙馬尾,然後她搖搖頭,讓自己的髮型比較接近小穹。

這樣她們應該認不出來了吧?艾米心想,她打算親自確認自己的臆測到底是真是假。

心樺跟亦晨聊了一會以後就離開麵包店了,艾米隔著麵包店的玻璃牆望去。亦晨跟心樺揮手道別,然後朝捷運入口走去,艾米恍然大悟,亦晨也是高雄車站的參賽者,但她是上一輪的,現在要去別的車站。心樺才是跟自己同一輪的對手。

心樺回到座位區坐好,看著她的樣子,艾米心生一計。

她把頭髮綁好,然後拉掉左腳的鞋帶,離開麵包店走向心樺。

「心樺?」艾米朝她揮手喊道。

心樺的身體抖了一下,然後轉向艾米。「艾米莉亞小姐?」

「妳也是這一站的參賽者嗎?」艾米走到她面前,鼓起笑容。「我也是喔,一起加油吧。」

「嗯!」心樺用力點頭,然後她注意到一件事。「艾米前輩,妳的鞋帶掉了。」

「咦?真的耶!還好妳提醒我。」艾米說完蹲下來,把鞋帶重新綁好。

「對了心樺,我可以問妳一件事嗎?」艾米綁鞋帶的同時,漫不經心地說。

「什麼事啊?」

艾米迅速伸出手,按住心樺的左腳,然後用另一隻手,猛地拉開她的褲管。

心樺因為驚訝而猝不及防,任由艾米動作,她的表情從好奇到驚訝,然後變成恐懼。

在她的腳踝位置,貼有一塊藥膏貼片,跟心研之前貼的一模一樣。心研曾經說過,這種貼片要貼幾個禮拜。

「為什麼妳的腳上,會有跟妳姐姐一模一樣的貼布呢?」艾米問道:「難道妳也在餐廳洗菜刀時不小心打瞌睡,讓菜刀掉下去擦傷腳嗎?」

身分被拆穿的心研低下頭,她的臉色發白,不敢正視艾米。

「妳最好給我一個完整的理由,告訴我妳為什麼要這麼做。」艾米雙手叉腰,看著這位冒名參賽的後輩。「我會根據妳的說詞來判定妳違反規定的懲處。」

「雖然這樣問有點失禮,可是我還是想知道。」艾米說:「妳……真的有雙胞胎妹妹嗎?」

由於這一站的參賽者還沒有湊及五人,所以艾米把心研帶到廁所,打算在不會被注意到的場所問出實情。

艾米的心裡,其實相信真的有那個叫心樺的人,畢竟都看過照片了,但眼前這個後輩居然敢違反官方的規定參賽,讓艾米不得不謹慎。

心研僵硬地點了一下頭,然後拿出手機,滑了一陣子。「這是心樺的臉輸。」

艾米接過手機一看,臉輸的個人檔案上寫有「柳心樺」三個大字,大頭貼的位置正是她和心研兩個人的合照。

艾米往下滑,柳心樺似乎有寫日記的習慣,每天都有固定發文,而且幾乎都有標註心研,艾米看了幾篇以後,眉頭便不自覺地皺了起來。「這是……」

第一篇發文是昨天發的,還有一張照片,心樺躺在醫院的病床上,在和某位護士小姐合照,那篇文章的內容是在感謝護士小姐的照顧;第二篇的照片則是她在醫院的復健室拄著枴杖走路,那篇文章則在描述她復健的過程;第三篇文章的標題標註「覺得開心」,因為她住的醫院的飲料販售機出現她最喜歡的咖啡牛奶。

艾米繼續瀏覽其他文章,幾乎每一篇的內容都和醫院有關。

「去年年底,心樺的小腦附近長了一顆腫瘤。」心研說道,她的思緒彷彿飄到了遠方。「發現的那天晚上,我跟她在家裡看電視……」

─────

去年

「真是的,唐伯唬點秋香到底還要重播幾年啊?」心研坐在沙發上,索然無味地轉著台。

心樺坐在姊姊的身邊,將頭枕在心研的大腿上。心研每每看著明明二十幾歲,卻總是喜歡依賴自己的妹妹,就對她的未來感到不安,可是如果心樺真的變成熟了,自己應該也會捨不得。

「姊,我們去錄影帶出租店找電影好了。」心樺提議:「順便買飲料跟炸雞。」

「好主意。」心研說:「不過妳要先起來啊,不然我要怎麼出去?」

心樺點點頭,然後從沙發上起身。

然後,她的身體向前傾,用手撐住茶几才沒有倒下去。

「心樺?」心研皺眉。

「我沒事……」心樺搖搖頭。「沒事……」

她重新站好後走向玄關,卻在踏出第一步時,整個人倒在地上。

「心樺?心樺!」心研火速衝過去。「妳怎麼了?」

─────

「……後來我立刻叫車,把心樺送去醫院,我也跟著一起去。」心樺說:「照過X光以後,醫生告訴我腫瘤的事,那顆腫瘤已經壓迫到了心樺的小腦還有腦幹,而且還會不斷地變大。」

「那她之後有做手術嗎?」艾米問道,她的額間淌過一滴冷汗。

「有是有,雖然做完以後腫瘤有變小,可是沒有辦法完全根除。」心研抿住嘴唇。「小腦是人體掌握平衡感的中樞,因為腫瘤的關係,現在的心研如果沒有拐杖,走路一定會跌倒,而且她告訴我她最近常常耳鳴跟眼花,這些都是腦部其他區塊受壓迫的併發症。

「醫生告訴我,心樺的腫瘤位置在腦部的深層區塊,要完全根除是很難的,以臺灣目前的醫療技術,就算是臺大醫院也沒辦法保證腫瘤手術的成功率超過百分之五十。」

「怎麼這樣……」艾米忍不住說。

「不過,我後來查了許多資料,發現在瑞士的日內瓦,有一家腦神經外科的權威醫院,他們處理過很多複雜的腦科手術,而且治癒的案例非常多。」心研抬起頭。「那家醫院是心樺目前唯一的希望,過不久以後她就可以去了。」

聽她這麼一講,艾米眉頭一皺。「那家醫院的手術費應該不少吧。」

「是沒錯啦,畢竟臺灣的健保在瑞士不能用。」心研聳聳肩。「不過這點前輩不用擔心,我現在四份工作的薪水,再加上我爸爸媽媽的薪水,還有其他親戚也借我們不少錢,預計明年就可以讓心樺出國治療了。」

「這樣啊,太好了。」艾米忽然轉過身背對著心研,她的身軀似乎在顫抖。「妳會參加比賽的目的,是為了得到小穹的巨趴以後拿去賣嗎?」

「不是。」心研搖頭。「我之前一直忘了告訴妳,心樺一直以來都是高捷少女的粉絲,我會來到高捷工作,一部份也是因為她的建議。

「其中,她最喜歡的就是小穹前輩了。現在她住的病房的牆壁上,還貼了很多小穹前輩的貼紙喔。」心研說:「雖然每次我去探病,她都擺出一副嘻嘻哈哈的模樣,但現在她連走路都有問題了,怎麼可能會快樂?我會想參加比賽,是希望能贏到小穹巨趴然後送給她,這樣她應該會很開……」

說到這裡,心研便住口了。為了妹妹的事長久以來累積的壓力,讓她在親友問起心樺的事時,總是忍不住多說幾句,如今卻忘了自己是即將被處罰的違規員工,一口氣講了這麼多。

「艾米前輩,我很抱歉假冒心樺參加這次的活動,我會馬上棄權。」心研低下頭。「請妳不要把這件事說出去,好嗎?」

艾米沒有回應,她仍舊背對著心研。

「前輩?」心研靜悄悄的繞過艾米身旁,看向艾米的臉,看到以後卻驚呆了。

斗大的淚珠從艾米的眼眶滑落,她的臉上已經爬滿淚水。

「前輩,妳……妳怎麼……」心研不知所措地說。

「我沒事,只是……我現在才知道……我……」艾米用面紙擦掉眼淚。現在她終於知道,心研空閒的時候都在打瞌睡、找這麼多工作的原因是什麼了。「妳為什麼不告訴我們這件事呢?我跟小穹還有其他同事,一定都會幫妳的,其實其他人也覺得很奇怪,為什麼妳平常都這麼忙。」

「其實我們家的親戚已經幫我們很多了,心樺再過幾個月就確定可以出國,我跟我爸媽都不希望再麻煩別人。」

說完後,心研轉過身,朝通往外面的門走去。

「妳要去哪?」艾米問。

「去跟主持人說我要棄權。」心研說:「這次的事情真的很對不起,我以後不會再違規了。」

「慢著。」艾米叫住她。

心研不解地轉頭,同時又有點害怕,前輩該不會要私下處罰吧?

此時的艾米肩膀上,出現了兩個小小的艾米,一個像天使一樣有著翅膀、光環跟豎琴;另一個頭上長角且拿著叉子,彷彿小惡魔。

「去告發吧,去告發吧。」惡魔艾米對本尊說道:「這種大逆不道的違規後輩,根本沒有體諒的必要,我們日耳曼人一向以鐵的紀律自豪,絕對要公事公辦才行。」

「不行喔,艾米莉亞。」天使艾米柔聲說道:「心研的狀況情有可原,何況如果這件事情傳出去,心樺知道自己的姊姊違規的話,一定也會很傷心的,讓一個需要動手術的病人難過真的好嗎?」

艾米陷入天人交戰之中,到底該怎麼處置心研呢?

沒想到這種在社會新聞中才會看到的家庭,居然出現在我的眼前,艾米心想。心研的做法雖然不太恰當,不過她的出發點不是為了自己,這讓艾米相當頭痛。

「那個小穹巨趴,對其他人來說只是一個收藏品,但是對心樺而言,很可能是療養過程當中的強心針喔。」天使艾米說道。

不久以後,艾米做好了決定。

「心樺,妳知道嗎?妳現在還是高捷的新手,萬一妳出了什麼事,我這個負責帶妳的前輩也會跟著受罰。」艾米說:「如果妳用心樺的名義無端端的棄權,未免太可疑了,萬一冒名參賽的事情被人抓包,我這個前輩也會被高捷的上層洗臉。

「我要妳繼續用心樺的名義參賽,不能讓任何人發現。」艾米說:「我這麼做是因為這關係到我的立場,可不是為了妳才這麼做的喔。」

心研張大嘴巴。「這……真的嗎……可是……」

Nur immerzu dieselbe Lugen,und uber kurz oder lang wird sie alsWahrheit gehandelt.」艾米說道:「這是一句德國俗諺,意思是:『如果不斷重複一個謊言,那它遲早會變成真實。』

「心研,等活動結束以後,我會用其他方式處罰妳,但在這之前,妳就為了妳的妹妹,讓高捷戀旅3闖關者柳心樺的身分成為真實吧。」

心研迅速低下頭。「謝謝艾米前輩!」

「等妳拿到獎品以後再謝我吧,高捷戀旅3有三百多個參賽者,就算我讓你繼續參賽,妳也不見得能得獎,好好加油吧。」艾米說,就在這時,艾米的手機鈴聲響起,她接過電話。「是我。」

「艾米,現在已經湊齊五個參賽者了。」是主持人打來的。「妳知道另一位參賽者在哪嗎?知道的話就快帶她過來參賽吧。」

「好的,她現在確實在這裡,請等我一下。」艾米掛掉電話,然後領著心研走出廁所,走向一號出口。

(未完待續)(下集傳送門)

 

原作者:時零宇宙 更多介紹

整合串往這裡走~雙擊下面的圖片!

END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高捷少女:耐耐的新年驚喜 前言 下禮拜起。高捷少女的同人文重新開始連載。接下來的作品會收錄在

小穹‧動畫化‧體驗記⑧ 「我拒絕。」蕾蕾翹起腿。「妳也拒絕得太直接了吧?」小穹哭喪著臉。昨天寫好劇情大綱後,小穹把文檔傳給婕兒跟耐耐,並把自己的想法告訴她倆。她們兩個看

高捷少女:美麗島的守護者⑥ 一陣貓叫傳到小雅耳中,原本要朝小雅撲過去的北風轉了個圈,從半空中落地,牠的表情宛如五雷轟頂。這聲音……難道是……

高捷少女:地下城的探險少女③ 過了十分鐘後,前方的天花板滴下一滴水珠,發出「噠」一聲響亮地落在石地上,讓大家嚇一跳。     「什麼嘛,只是水珠而已。」艾米撫著胸口噓了一聲。     忽然間,耐耐的臉色發白起來。「各位,你們看

高捷少女:購票大作戰(終) 完了。 這下真的完了! 艾米腦內所有的思考中樞,同時發出了淒厲的吶喊。完蛋啦!這下真的被揭穿了啦!! 「那……那是因為……」艾米結結巴巴的說:「因為……

高捷少女:美麗島的守護者② 這是在亦晨離開前的下午拍的,當時亦晨在美麗島跟小穹艾米等人在美麗島散步,為離開前補充一些回憶,這時剛好經過的小雅被艾米抓過來,做為同樣是高捷新人的她倆一同拍了一張紀念照。說起來她跟亦晨並不太熟,不過也

我有話要說

>>

限制:留言最高字數1000字。 限制:未登入訪客,每則留言間隔需超過10分鐘,每日最多5則留言。

訪客留言

[無留言]

隨機好文

希萌創意預計在今年7月繼東津萌米之後再次推出新遊戲--食用性少女! 今天來介紹希萌創意的心企劃案,來讓大家知道這個消息!讓大家的錢包君一起來減肥吧!Ψ(☆w☆)

高捷少女:購票大作戰① 「各位乘客,本班機即將降落,感謝各位乘客的搭乘……」隨著空中小姐的廣播音,那架飛機逐漸降落在地面,裡面的乘客們也紛紛開始整理自己的行李。 那個有著歐美人五官的少女抓緊包包,看著外面的小港機場,臉上緩緩

高捷少女:購票大作戰③  歐巴桑露出懷疑的表情。「怎麼了,您跟夏尼爾小姐不是朋友嗎?只要打電話確認就好了,不是嗎?」「是……是這樣沒錯……可是……」小穹支支吾吾地說。我的確是潔西塔的朋友,但

高捷少女:美麗島的守護者⑥ 一陣貓叫傳到小雅耳中,原本要朝小雅撲過去的北風轉了個圈,從半空中落地,牠的表情宛如五雷轟頂。這聲音……難道是……

高捷少女:耐耐的新年驚喜(終) 他的話說到一半,便被一陣響亮的哭聲打住了,是從產房中的傳來的。聽起來就像嬰兒的哭聲。 婕兒、小穹跟艾米也被哭聲吵醒,婕兒揉揉眼睛,看向呆若木雞的耐耐父女。「剛剛的聲音,該不會是……」